媒体看深职
[深圳商报] “深圳元素”若成风潮反而不美
文章来源:2015年09月27日 《深圳商报》C05版  发布时间:2015-09-27

对话《深圳文学:生长与展望》作者蔡东

[深圳商报] “深圳元素”若成风潮反而不美

深圳作家、评论家蔡东。

    深圳商报记者 魏沛娜

  “80后”的山东姑娘蔡东,现执教于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写小说,写文学评论、艺术随笔,许多作品被转载和译介,蔡东在当下国内“80后”作家群体中“两笔生花”,尤其小说创作“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在《深圳文学:生长与展望》一书中,蔡东以一种“散文式的讲述”评述她的所见所读所感。由此,一幅新的深圳文学地图在其笔下徐徐展开。

  深圳不是文学的大荒之地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比起北京、上海、南京、香港等城市,深圳是一个再年轻不过的移民城市。但假如说每一个城市都能为其写作者提供叙事经验、语言思维等,并以此扩大对城市的读解,那么,30多年来深圳写作者的鸿蒙初辟似的观察和叙述是如何建构想象深圳文学的面貌?

  蔡东:刘西鸿、谭甫成、石涛、梁大平等作家,他们曾是当之无愧的开风气者,提供出一系列令读者和评论家感到新奇的、冲击力强的文本。这批深圳作家呈现了最早的现代城市生活经验,记录了一代人的惶惑、挫败、抗争,他们的作品无论放在当时的背景下还是置于文学史之中来看,都具有难以磨灭的独特价值。深圳不是文学的大荒之地,这些作品代表着深圳城市文学过往的成就,它们不应该黯淡和湮灭,需要一个经典化的过程,需要评论家持续不断的评介。《民治·新城市文学》的裴亚红老师就在刊物上开设了《旧文重刊·深圳文学经典》栏目,先后刊发了一系列经过三十年淘洗沉淀后依然光华夺目的小说;最近,我供职的深职院在筹建“深圳文学文献研究中心”,拟建成资源收集整理、史料保存展示、分类梳理研究等为一体的学术中心,高校里的教师,这些专业读书人,他们正准备为一座新城打捞文学的历史,复活深圳的文化记忆,结晶这座城市的文学成就,钩沉那些确有价值的文学“失踪者”,不让这些“鸿蒙初辟似的观察和叙述”悄然死去。

  “深圳元素”若成风潮,反而不美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你在《深圳文学:生长与展望》中用个人感性的生活观来体悟深圳文学,在我看来这是将深圳拟人化并折射出你和城市之间的微妙对照和依附关系。不知你有没这样的野心:“蔡东小说中的形象就是我们心目中的深圳”?

  蔡东:从“文学的城市”这个意义上来说,深圳的轮廓现在还有些模糊,她的气息和味道也尚未生成,她能给予人们的文学上的联想可能比较有限。作为小说作者,我希望自己笔下的深圳,不落了实,在艺术的层面上去构筑一座“我城”,并牵引和生发出读者对城市的想象。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你在书中专用一章直指“他们最好的作品都与深圳无关”。你认为深圳是一个“生活在深圳的虔诚的写作者”的“寄身之所”,如此更贴近深圳“多元和兼容的文学现实”。但当这座城市仅仅作为相关背景,“深圳元素”在作家的作品中可有可无的时候,这是否也暗示着深圳永远只是写作者心中的“他城”?他们跟这座城市仍然存在本质上的疏离?

  蔡东:在我看来,写作是自处的最精致神秘的一种方式,是跟自己的内宇宙相处,每个作家写作的触发点都不一样,小说趣味各异,差异性很明显。作家定居深圳但对城市书写不感兴趣,也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如果“深圳元素”成为风潮,反而不美。

  写得滥俗,罪不在城市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至今,许多城市文学仍在反思城乡差距,或是批评城市病态的表征。在你看来,如果照卡尔维诺所说的“要发现使人们生活在这些城市中的秘密理由,是能够胜过所有这些危机的理由”,那么对深圳内在生机的文学探寻之路在何方?

  蔡东:这也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或许可以在思考深度和表现形式上有突破。表面上看,新城市就是“同一的城市”,伤害和禁锢了诗意、个性、创造性,一描绘城市就容易浮光掠影、陈腐不堪,实际上,巨大而隐秘的变化正在发生,这对作家提出更高的要求,更需要天才的发现和表达,更需要深入独到的思考,谁把握住深层的城市特性,谁表达出了经验的独特性,谁就抓住了写作的机遇。就像作家邓一光,他用深圳系列小说证明:写得浮泛,写得陈旧,写得滥俗,罪不在城市。新城市的创作资源并不匮乏,匮乏的是提取能力、艺术识见和开拓书写空间的勇气。城市不是不能作为文学的表现对象,而是需要更个体化、原创性的表达方式,需要向更深邃幽微的地方钻探。

  我是讲述者中的一个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你在书中主要是以小说作为寻找深圳文学的支点,与其说是“文学深圳”,不如说您是用“小说深圳”来总结过去这座城市的发展现象。这令我想起不久前王德威教授讲到写小说的作家是“讲述中国最重要的代言人”。在这个意义上,您是否也认为深圳小说家是讲述深圳最重要的代言人?

  蔡东:这主要是这本书在课题研究阶段我与主编讨论的结果,主编要求著述者具有清晰的在场感而非旁观者;我在理解深圳文学时,也强调自己作为阅读者和评述者的主体性,希望把理论文字写出文学性来,写出情感来,突出情趣和文采,跳出传统学术著作的窠臼。城市像一大片营养丰富、生态多样性的深海水,诗人、小说家、画家、文化学者、电影人、独立书店店主等错杂其中,共同创造了一个从容、自足的艺术环境,并在不同的维度上“讲述深圳”,我是讲述者中的一个。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长期以来,很多人都是以“瞎子摸象”的方式去描画叙述尚未稳定下来的深圳文学传统,比如过早地用“打工文学”等标签去加以定义。那么,你会如何还原呈现这张曾经“极为格式化的整容脸”?尤其作为小说家的你,眼中的“深圳文学”究竟要如何描述?

  蔡东:如你所言,可以不急着去定义和总结。深圳本来就是一个具有涵容性的所在,我眼中的“深圳文学”是参差多态的,难以三言两语地概括,这对深圳文学来说是一件好事情,而且,有一批视文学为真正志业的青年作家正日益成熟,他们寂寞地写着,梦想着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站立于食色财货的世界之外,用文学,和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城市互动。但愿,深圳文学能在无序中走向更丰美迷人的境地。

  出处:http://szsb.sznews.com/html/2015-09/27/content_3348182.htm

  • Copyright © 1998-2015 SHENZHEN POLYTECHNIC.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粤ICP备15008843号-1
  •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7098号
  • 邮编:518055
  • 总机:0755-2673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