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职撷声
[传媒视点] 深职院与惠水的“爱的互动”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08-11-07

深圳特区报11月6日A7版整版报道我校支援贵州惠水成就

    “深职院与我们的故事太多了!你们一定要多多报道!”国庆前夕,当惠水县教育局局长吴朝彪听到我们要写一写深圳与贵州间的故事时,十分认真地说。

     黔南州惠水县素有“贵州粮仓”、“中国黑糯米之乡”、“金钱橘之乡”之称。这里多民族聚居,著名的布依族民歌《好花红》发源于此。

     2004年,在国家实施西部地区“两基”攻坚计划时,深圳职业技术学院被确定对口支援惠水县。几年来,深职院竭尽全力,对惠水教育展开了无私援助,留下了很多温情的故事。  

    “午餐工程”:1元钱与50元钱

      李欢欢,惠水县好花红中学(原名毛家苑中学)九(1)班学生,家在一小时车程外的长田乡长田村,平时住校。刚进中学时,由于家庭贫困,家里只为她准备每周的大米,吃菜的事,根本没考虑过。

     在好花红中学,与李欢欢一样境遇的同学有500人左右。

     但现在他们再也不必为自己没菜下饭操心了。原来,深职院在了解这里学生情况后,决定资助学生午餐,从2005年6月开始,实施了“午餐工程”,给每位中午在校就餐的学生每天补助1元钱,食堂统一采购,学生集体就餐。

     资助资金来自全校教职工捐款。在学校组织下,每位教职工每月从自己的午餐补助费中捐出50元,一捐就是3年,全校收集到捐款168万余元,使得“午餐工程”顺利实施,其他援助项目的资金也有了充分保障。1元与50元,都是午餐费,深职院和惠水,就这样联系上了。

      副校长陈明华告诉记者:“这学期午餐就餐人数是505人,开学时我们把名单发给深职院,很快他们就把整个学期的用餐经费汇过来了。我们统一采购,集体用餐,一是好管理,二也是好培养学生的集体意识。如果每天给学生1元钱自己打菜吃,反而容易混乱,也吃不到这么丰盛的菜。”

      目前在惠水,全县就这一所中学学生集体用午餐,整齐有序,管理规范,又培养了学生的集体精神,学校、学生、家长、资助方都很满意。

      由于伙食得到保证,根据县卫生部门检测,受午餐工程资助的学生身高、体重等体质指标同比其他学生有明显优势。

     “午餐工程让我们这些穷山沟走出来的孩子结束了‘辣椒拌饭’的日子。整日为了我每月的生活费无着落而愁眉苦脸的父母也终于露出了笑容。”八(2)班杨德艳同学在一篇作文中写到。“当想到深圳老师们寄来的钱和他们一片爱心时,我对自己又充满了信心,不会因困难而把我吓倒。”

      县上第一架钢琴:绝不是最后一架

    “这可是我们县历史上第一架钢琴!”在惠水城关二小教学楼三楼一个教室里,教师正在弹着钢琴教学生唱歌。该校副校长吴厌非带领我们参观时介绍了这架钢琴的来

历。这是深职院2005年捐给学校的。而以前,有个老式的脚踏风琴教学就相当不错了。

    “现在钢琴已经不止一台了。” 在城关三小音乐教室,欧阳佳佳老师也正弹着钢琴在给二年级的学生上音乐课。还有城关一小、县第一幼儿园,都用上了深职院捐赠的钢琴。

      惠水目前全县各级各类学校245所,在校学生91444人。这几年惠水教学设施有了很大的改善,有许多“第一”都与深职院有关。在三小,深职院捐建了全县第一个标准的舞蹈室。在二小,深职院捐建了160座位的多媒体教室,包括桌椅、电脑、音响、电视机、功放、投影仪等,一应俱全,是惠水当前功能最齐全的多媒体教室,全县许多讲座、培训都在这里举行。在惠水二中,2005年深职院捐献26万元,建立了一个标准的计算机室,这也是该县当时最早最好的计算机教室。2008年,惠水职校迁建新校址,学校建设了3个全新的实训室,其中电子电工实训室、电脑实训室是深职院捐建的,设备总价值45万余元……几年来,深职院捐建惠水教学设施总值89万余元,都是自己筹措资金解决的。

      还有一些学习、生活物资捐赠,则完全是师生自发或向社会募集的。2006年,深职院组织捐款采购了1000件棉袄捐赠给摆榜中心小学,当棉袄从深圳辗转运到学校时,“堆成了一座小山,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热烈和壮观的场面。”惠水县教育局吴朝彪局长说。  

     “无悔无怨、相当充实的一年”:支教者的心声

     “下一位是我们惠水教育局‘自己的’专家闫海燕老师!”在今年国庆前夕深职院组织的讲学送教活动欢迎仪式上,吴局长这样介绍。其实闫老师是深大附中的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深圳国家级中小学骨干教师。说她是惠水“自家人”,是因为她在惠水支教过一年,已经与这片山水、这里的人们结下了深深的情谊。

     2004年底,为落实援助工作,深职院牵头组织,深圳市教育局大力支持,在全市挑选了6位教师,到惠水支教一年。深大附中闫海燕老师是其中一位,她被安排在惠水县教育局教研室挂职。

     “那真是相当充实、相当有意思的一年。”一年间,她走遍了惠水的25个乡镇,走遍了每一所中学、中心学校。每到一校,她先听课,然后上公开示范课,把全县的课改活动搞得有声有色。一年下来,她竟有近一半的时间在乡镇度过。看到乡村教学设施简陋,她就写信、打电话回深圳,号召同事师生支援。很快,深大附中为主捐献的一个电脑室、一个多媒体教室在偏远的甲烈中心校建起来了。在惠水,很多学生叫她老师,很多老师也自称是她学生。她走到哪里,都会碰到“学生”。

      深职院的张援朝老师是电化教学的行家,在惠水二中,全面负责了深职院援建计算机室的工作,并且坚持上课,毫无保留地传授最新电脑技术。他说:“如果有机会,我还愿回来,继续为惠水工作。”

      潘文锋老师年轻充满活力。他刚到惠水不久就写下了这样一封信:“我知道这次是肩负着深圳人民和学校领导的重托来的,不辱使命是我的首要任务……确切地讲,我不光是来支教,还是代表特区人民来回报他们的……”

      深职院派出的6位支教教师克服各种困难,承担了大量的教学、班主任、行政、教研等任务,有的跑遍了所有乡镇,有的去到了所有所教学生的家里。回到深圳后,还作报告,举办图片展,将惠水教育实际情况介绍给深圳身边的人,组织捐款、捐物、一帮一、建立德育基地等活动。他们的工作得到了当地学生、乡亲和主管部门的一致好评。

     “开眼界之旅”:到沿海的感受与收获

      在惠水职中,我们见到了正在上计算机课的吴晶晶老师。几年前,吴老师被选派到深职院电子系进修三个月。提到在深圳学习的感受,她说:“时间不长,专业课教学有很大帮助,但最大的收获还是接触到了深圳的专业教师,他们的敬业精神、教学理念对我影响很大。”

      吴老师回来后,担任了电工基础、计算机、物理基础等大量课程的教学任务,她大胆进行教学改革,把高职教育理念引入中职教育。现在她已是全省职教骨干教师,成了学校教导处负责人。

      由于深职院是高校,条件有限,因此,惠水到深进修的中小学教师大多被安排在了深圳的中小学,这得到了深圳各学校的大力支持。据统计,惠水先后有7名中小学干部到深圳各校挂职进修,18名小学骨干教师到深圳后海小学跟班学习。

      在惠水,我们接触到了几位到过深圳进修学习的老师。他们都表示,在深圳时间不长,学到的专业知识或许有限,但最大的收获是开了眼界,感受到了特区特有的创业、敬业精神与氛围,思想受到冲击,理念得以更新,管理与教学方法有很大改进。这些干部教师回到惠水后,表现优秀,多数都得到了重用,担任了中小学校长、副校长、教导主任,有一位还提拔担任了县教育局副局长。

     “我们还要继续选派干部教师到沿海去学习,这也会成为今后教师提拔重用的重要参考因素。”吴朝彪局长这样说。

    “挤爆会场的讲座”:专家的交流与互动

     “我们有些教师是凌晨从几十里的乡下赶过来的。两百人的教室硬是挤了近五百人,过道、讲台边都是人。”提到深圳的教育专家到惠水讲学,吴局长很是激动。“你们要多多派些这样的专家来。”

      2005年支教一年的教师回来后,如何继续延续支教?深职院想到了另一个方法,就是组织中小学教育专家到惠水进行短期讲学,送教上门,送新思维上门,送新方法上门,这比安排教师来深或派人长期支教成本要低,效果又好。于是,有了每年一次的讲学团活动,有了挤爆会场的讲学场面。

      每次讲学,深职院都根据惠水实际要求,邀请深圳以及全国有影响有经验的中小学教育专家,到惠水开设针对性的讲座、示范公开教学、面对面座谈交流等。

      2005年首次派出6名专家到惠水讲学,反响热烈。此后每年都组织专家前往讲学。据统计,4年来深职院共组织专家20人次前往惠水讲学,受惠的学员近2360余人,7000余人次。

     “我们也是来学习的,我们自己的收获与感受也很大。”谈到讲学活动,育才教育集团总校校长刘根平这样说。在讲学活动中,看到了边远山区教育和沿海地区的巨大差距,感受到了山区一线教师的学习热情与进取精神,这些都让特区来的专家教师心灵受到洗礼。  

    “女童班的100个孩子”:一个人与几笔匿名善款

     “她真是我们的好朋友了。”吴局长说的“好朋友”是指深职院的舒虹主任。几年来深职院援助惠水工作的具体负责人就是她。算起来,她已经8次到惠水了,平均每年两次。

     每次都会发生些“故事”。2006年在摆榜乡,她了解到,很多少数民族小孩特别是女孩,由于家庭贫困或其他一些原因小学毕业就不再上学了。于是,她萌发了一个念头:要资助这些女童到县里继续上学。

     上学要钱。现在学杂费虽免了,但每月的生活费还是小孩家庭的一个大负担,辍学也主要是这个原因。她咨询了一下,一个孩子在当地,每月补助生活费80元即可,初中三年,每年10个月计,每人800元。“先资助100个吧。”这需要24万元。

     钱从哪里来?对于这个预算外的项目,舒虹决定对外募捐。她向熟悉的朋友做工作,把深职院这几年的援助工作介绍给别人,也介绍惠水的情况。终于,她的朋友感动了,在航空界工作的一位朋友一次捐了10万,接着,另一位私营企业界的朋友又捐了10万元。还差一点,她自己出,她身边的同事也捐出了一些。

     钱到位了,惠水教育局也大力支持。2007年,第一个少数民族女童班在惠水出现,招收摆榜乡等地贫困女生50名,全部安排在惠水四中寄宿学习,2008年又面向全县招了50名。总共100名女童得到了资助。

     这100名女童多是少数民族,有苗族42人,布依族43人,毛南族2人。女童们不必担心生活费,还陆续得到了蛇口育才教育集团等社会各界书籍、书包、校服等物质捐助。

    “我会长期跟踪下去。考上高中的会继续资助,考上大学的也会继续资助。”舒虹说。

    “心灵被深深地震撼了”:反差中的教育

     2006年7月11日,暑假刚开始,深职院义工联助学组组长黄燕华和26名大学生伙伴一道,背上行囊,带上伙食,来到了惠水县毛家苑中学,开始了“启明星义工支教、调研活动”。

     毛家苑中学校园,格外的热闹,200多名中学生,在义工们的带领下,参与军营生活体验、团队拓展训练和手语歌曲表演,学习英语、手工制作、翻页动画、汽车历史、深圳人文地理、健康保健和野外急救等素质拓展课程。课上课下,大学生义工与孩子们平等交流,度过了一个特殊的暑假。

     而负责社会调研的义工,则走访了150多户农户,就中学所在地的乡镇青少年教育状况进行了调研,完成了5000字的调研报告,为当地教育发展献计献策。

     一个假期,大学生与当地孩子结下了深厚感情,自己也受到了无形的冲击。义工组长黄燕华说:“这次惠水之行真是让我收获很多,看到山区与特区的差距,看到山里孩子的快乐,让我心灵震撼,我为自己心中莫名的‘烦恼’而羞愧。”

      2005年、2007年暑期,都有深职院的大学生来到惠水。对口援助成了深职院培养大学生的一个重要途径。几年来,每年假期有十几小分队出发,毕业生也志在西部,2005、2006年分别有两批志愿者共25名到西部进行支教支农,人数居广东省高校之首。2007、2008年又有15名毕业生志愿者赴西部开展一到两年无偿的支教支农服务。学校连续两年评为全国大中专学生志愿者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先进单位。

     “心存感恩,更知责任”:从一县到全省到西部

     “只有整个中国高职教育、整个西部教育一同发展了,我们才会有继续发展的坚强基石。一花独放不是春,大家必须携手并进。”深职院前任党委书记、校长俞仲文这样说。

     正是在他的力倡下,深职院创造性开展了以一所高职院校对口支援一个县基础教育的工作,并从一个点扩散到了整个贵州、整个中西部。早在1998年,深职院就主动与贵州省教育厅联系,帮扶贵州职业教育。从那年开始,每年深职院都要免费为贵州举办一期职教师资培训班,至今举办了7期中职师资和3期高职师资培训班,培训师资400余人,辐射到了贵州省9个地市的140所中职学校和11所高职院校。

     2006年,深职院入选首批国家示范校建设单位,为中西部服务、对口帮扶的面更广了。两年来,对口支援的高职院校增加到中西部10省(区)的25所,中职院校增加到三省一市168所,已为对口支援院校培训教师及管理干部1919名,接收联合培养学生1431名,捐助设备等各类物资价值200余万元。每学期都有来自对口援助院校的100名左右师生到深职院免费进修学习,每个假期派出数十名骨干教师开展支援工作。深职院的援助量占全国首批28所国家示范校援助工作总量的48%。

     “这是作为地处特区的一所国家示范校应该做的。”谈到对口援助工作,深职院校长刘洪一说,“特区是全国人民的特区,深职院也是全国的深职院。我们要站在讲政治的高度来认识对口援助工作。要把原有的援助项目继续做好,并不断开拓新的援助途径,争取最佳效果。”

(原载《深圳特区报》11月6日A7版)

  • Copyright © 1998-2015 SHENZHEN POLYTECHNIC.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粤ICP备15008843号-1
  •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7098号
  • 邮编:518055
  • 总机:0755-2673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