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职撷声
[培训报告] 巴大管窥三题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0-01-22

杨润辉

    2009年暑期,我与学校经管学院、医护学院的同志们一起,在澳大利亚巴拉瑞特大学参加了半个月培训。这次培训日程紧凑、内容丰富,感受收获良多,经过几个月的消化、沉淀,在此撷取印象最深的三点记述之,与大家共享。

巴大管窥三题

与巴大副校长露薇娜经过多次会谈,确定了两校科研合作协议内容。 何丽慧  摄

一、  旁听大学理事会全体会议

  巴拉瑞特大学理事会是该校最高权力机构,成员由社会名人、校长、副校长及学校主要行政负责人组成。理事会约两个月开一次会,研究确定学校重大决策和重要校务。我和经管学院查振祥院长、窦志铭副院长作为特邀贵宾参加了7月21日下午1:00在巴大SMB校区召开的2009年第5次理事会全体会议。据说,在巴大历史上请外国人出席理事会会议旁听,这还是首次。

  会前,理事会给了我们一份议事日程文件《Agenda Papers》,没想到竟然有220页,厚厚一大本,且印制装订精美。仔细一看,即将研究讨论的议题的各项附件、表格、说明等相关材料尽收其中。另附有一份7页的“议事日程”, 具体详列十五项议题和简介,第一项“Welcome”, 把我们三位以及理事会新增的二位新成员的姓名、职务、职称等全都开列了出来;其它议题有的是情况通报,有的则需要讨论后进行表决,凡需表决的议题上都打有“★”号,且每个议题都有编号并注明由谁来报告。据介绍,这些工作都是由露薇娜·库茨副校长和她的秘书露丝两个人完成的,且早在一周前就把材料发给了与会的理事们,让他们有足够时间来阅读、思考并形成意见。

  下午开会前,全体人员先在会议室旁的房间里用午餐。进入会场后,我看到有22位理事会成员出席会议,还有八九位列席人员,巴大校长、副校长以及学术委员会、课程委员会及其它职能委员会负责人作为会议报告人参会。会议由名誉校长(Chancellor)罗伯特·史密斯教授主持,我们被安排坐在副校长旁边。作为深职院的代表,我们身处这座1899年落成的英式建筑里,面对一圈洋人面孔,聆听不同口音的洋话,有一种时空错位的奇特感觉。

  会议的第一项内容是由主持人致欢迎辞,史密斯教授首先逐一介绍了我们这三位客人和新增的二位理事会成员,对我们五人参加会议表示欢迎,大家鼓掌。第二项内容是核实出席会议的人数,说明未出席会议人员缺席的理由,并记录在案。接着是确认所有出席会议人员与会议议题有无利益冲突,这时,一位理事会成员提出其中一项议题与自己可能有间接关系,主持人于是咨询管理校务的巴特斯比校长(President)这是否会影响会议讨论,回答是没有影响,于是该理事被允许留在会场并可参加表决(像这样的利益冲突申报是理事会的一项规定程序)。然后是确定需进行表决的重要议题,即对“议事日程”上有“★”号的议题进行审查,确认是否需表决,如理事会成员认为还需增删,便可在此环节提出。最后,对上一次(6月2日)理事会后形成的会议纪要进行审查,让与会人员看内容是否有遗漏,表述是否准确,然后表决通过。据悉,以上这些是每次理事会都必须有的规定程序。

  例行程序走完后,接着进行下半年学校总体预算、土著人教育情况、学校接受政府资助审计情况、理事会组成的规则规模和对成员的专业要求、对大学章程(Charter)的修改、与斯文本大学开展合作的项目情况、应对可能出现的学生游行示威的对策、学校近期科研工作情况等十项议题的讨论(或通报)。

  会议从下午1:00准时开始,3:00所有议题全部讨论完毕,按时结束。会议气氛十分认真,与会者全都全神贯注。主持人掌控全局,提出由谁来发言。也有个别要即兴发言的,先举手,得到主持人允许就开始讲。发言人声音都不大,内容集中,要言不烦,且谈吐优雅,不时会有幽默的话语引起笑声,给会议气氛增添了一份轻松。会上能听到的,始终只有一个人的声音,没有开小会的,看不到叽叽喳喳乱哄哄的情况。会议始终没有在某一个问题上纠缠太久,完全按计划一个议题一个议题往下进行。有些议题需要讨论,但讨论发言都能切中要害。如果无异议,也很快举手通过。会议从开始到结束,两个小时内没有出现一次手机铃声,没有一个人离开座位,没有一个人讲话超过五分钟。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次认真严肃、高效率的会议。

  其所以在这里详述会议的过程,就是想“解剖一个麻雀”,让大家对西方人怎么开会有个深入了解,增加一些感性认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从一个会议,可以观察到人们的思维方式、行为准则和办事程序。开会是管理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环节,但怎么开会?怎样开好会?是有一套规则的,是大有学问的。巴大理事会会议第一有规则,第二严格按规则办,所有人都能自觉遵守,这已经形成了“下意识”。不可否认,在这方面我们是有差距的。做事要有规矩,要建立规范,更重要的是立好规矩后就一定要执行,切切实实照章办事。不仅开会是这样,做其它事情也应该都是这样,所谓“有法必依,依法必严”。国际化的过程是一个建设的过程,是一个积累共识、树立意识的过程,是一个把共识具化到每项工作中的过程,套句老话,就是要把好的理念“融化在血液里,落实在行动中”。我们学校要为深圳这座国际化城市培养大批的国际化人才,首先要致力于我们自身的国际化。要提高科学的规范化管理的水平,提高工作效率,按国际规则和国际惯例办事。现在要改进的东西很多,不妨从诸如改革会议的开法等等具体的事情着手。毛主席说“不打无准备之仗”,恐怕我们也应该“不开无准备之会”。巴拉瑞特大学理事会会议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考和借鉴。

二、 科研一瞥

  到巴大第一天,欢迎仪式后培训组与巴大的领导和老师们座谈,我在发言中讲道:两校经过十年的交流合作,应在已有基础上进一步深化,特别是应该推进双方教授共同开展科研课题的研究,这也是深职院国际合作交流下一步的重点,是学校国际化的一个重要着力方向,通过这样的深入合作,双方既可以获得在国际上发表的成果,教师也会得到很大的锻炼提高。露薇娜·库茨副校长非常认真对待这个意见,第二天就安排与我们举行科研合作会谈。后来查振祥教授、窦志铭教授与他们商学院领导经过反复切磋洽商,形成了一个两校科研合作备忘录。11月2日,巴大大卫·巴特斯比校长、露薇娜·库茨副校长、商学院安迪·史密斯院长和商学院国际部鲍伯·欧希主任回访我校,刘洪一校长和万金保副校长会见了巴大客人。刘校长和巴特斯比校长分别在科研合作备忘录上签了字,开启了我校科研国际合作的新页。目前,经管学院正在积极推进落实。

  基于这样的背景,在培训期间的上课和座谈时,我特别留意巴大在科研方面的情况和做法,略述如下:

  为鼓励进行科学研究,澳大利亚各级政府都设有专门的研究基金,其中无商业利益,由各个学校之间竞标,巴大每年有三次竞标机会。还有来自企业的商业研究基金,为企业等进行各种咨询服务,收取费用(巴大商学院2008年为一家企业成功进行咨询服务,收益达到了250万澳元)。

  除此之外,巴大科研经费还有三个来源:1、研究生经费。2、政府研究经费拨款。这是政府根据上一年各学校的出版物及发表的论文等成果进行打分来分配,巴大校方根据各学院的情况,用同样的方法来分配资金。3、向国际学生收取的学费。这部分收入大部分由各位院长支配,目前基本上都用来作研究基金,实际上就是以国际学生来养科研。

  以商学院为例,科研经费的20%用于外聘教师,让其承担那些从事研究的教师的教学任务;10%用于博士生的培养;20%用于出席各种国际会议;20%用于出版著作发表论文;10%划拨给各个研究课题组。最后还会留下一部分资金用于其它杂费。为把教师个人的研究方向和商学院的研究统一起来,学院根据不同老师的兴趣,“梳辫子”对老师进行组合,以正教授为主,几个人分为一组,确定方向,共同开展研究。与企业合作的项目,一般会有政府赞助,但学校自己要先投入些资金将研究先做起来,政府其后会给予支持。学校鼓励开展国际合作,比如Clark教授与企业合作做一个“‘战争纪念馆与旅游’的国际研究”项目,就由他和法国、比利时一些大学教授共同完成。

  巴大有两种本科生:三年的大本和四年的荣誉学士。荣誉学士比大本多出来的一年主要是搞研究,要上一些研究方法的课程。以商学院为例,研究范围主要围绕其学士课程中的商务学、商学、管理学三门课程,还要写一篇两万字的论文。学生在三门课程中选一门,由学校配备相应的导师。2009年商学院有政府划拨的研究资金100万澳元,由主管研究的副院长管理使用。学院把教师分为三类:最活跃的研究者、有时会有成果发表的一般人员、很少有研究成果的人员。鉴于这种实际情况,学院采取了以下措施:1、对最活跃的研究者,每人减免50%的教学工作量,让其有充裕的时间和精力做研究。2、凡发表论文、出版著作的老师都予以奖励,每出一本书奖励5000澳元,每篇论文奖励2000—3000澳元,以供其在研究过程中雇人或其它方面使用。3、为促进研究,设置一系列奖学金。硕士生毕业后如继续读博士,可获得3000澳元研究基金,以便让其可以立即进入研究。从事研究的教师以前每人每年可有一次机会参加国际会议,学校出资每人7000澳元。由于经济危机的影响,从2008年开始改为每两年一次;在论文考核方面,原来会议文章就可以算数,现改为必须是正式发表文章才算数。

  我校要实现建设世界一流职业技术大学的发展目标,科研的水平和质量是很关键的一环,学校应借鉴巴大等学校的先进经验,继续想方设法加强科研队伍建设,加大投入力度、健全保障机制,突出重点、强化特色,使我校的科研水平和质量不断攀升。

三、 IPOL的使命

  巴拉瑞特大学有个名为IPOL(Institute for Professional and Organisational Learning)的独特机构,主要是面向全体教职员通过各种专题研讨班、讨论会和上课培训等形式,来提高、拓展全校教职员的专业水平和个人能力,以使学生受益。做的事情初看起来大致上类似于我校的教师培训或继续教育,而实际上其开展的工作涉及的方面更多,与我校人事(师资)、督导、职教所和继培学院所做的一些工作契合。该机构一方面结合实际做研究,另一方面把研究结果用来指导实践,用于对教职员进行培训,着力于教职员素质的不断提升。他们认为,只有学校教职员的素质、能力得到不断进步、提升,学校发展目标的实现才有基本保障,才能促进学校永续发展。其培训的内容主要包括领导艺术和领导才能、专业发展和职业开发、研究技能以及教学能力等等。其中后者专门研究如何提高教学质量,属培训量最大部分。据介绍,今年前三个月面对校内教师的培训总时间达到4500小时,老师们非常愿意来参加培训,收效很好。同时IPOL也开展一些对海外的培训(比如有对IBM公司人员的培训)。

  IPOL的主任尼尔教授的业务专长是领导学,会谈时,他先向我们介绍了IPOL的宗旨、任务和目前所做的事情,接着介绍了他正在做的两个研究项目:一是得到政府资助的“大学的领导力”课题,另一个是联系本校实际研究教学方法,探讨如何提高教学质量和考核质量,以及如何实施有效的监管,同时研究课程的协调问题。尼尔教授认为,领导力不是来自于职务和所从事的工作,而是来自于领导者的思想和行为。巴大要在学校中推行“学习型组织”,使整个大学变成一个学习型组织,推动校内各个层级、各个岗位都能不断学习,不断提高,以保持学校的优势和竞争力。这一点给我的触动比较大。泛义地看“领导力”,实际上是教职员都应该具备的,这是一种能够把握中心、科学筹划的工作能力,无论你做什么工作,在它面前你就得当好这项工作的“领导”,思考怎样才能运筹帷幄做到最好。把学校变成一个学习型组织的思路更是非常正确的。当前我国在推进建设“学习型社会”,那作为高校,当然应该推进建设“学习型校园”,只有当一所大学的教职员工都能孜孜不倦地学习、思考的时候,学校才能永立潮头,保持青春活力,始终走在前列。

  关于如何切实保证教学质量和工作质量以及学校管理、课程监管等方面的诸多问题,IPOL工作人员已深入到所有的分校区走访、调研,“下基层”了解情况,分析问题,思考研究,联系实际提出解决各种问题的方案,还计划在2010年底前,把全校所有课程都检查一遍,考察评估哪些好、哪些不好,应如何改进。真想请他们有机会来给我们介绍一下经验。

                           ——摘选自《深圳职业技术学院2009海外培训工作总结》,2010年1月编印

  • Copyright © 1998-2015 SHENZHEN POLYTECHNIC.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粤ICP备15008843号-1
  •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7098号
  • 邮编:518055
  • 总机:0755-2673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