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职撷声
[考察报告] 访俄纪事
文章来源:杨润辉  发布时间:2011-10-10

  一

  7月11日至16日,我校代表团出访俄罗斯,六个工作日里去了三座城市(莫斯科、萨马拉和圣彼得堡),访问考察了五所学校(国立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萨马拉高等商学院、国立萨马拉工业大学、萨马拉国立技术中等专科学校和国立圣彼得堡技术大学),与其中四所学校签署了总共6份合作协议(有一份为续签协议)。此行成果除增进互相了解、加深我校与俄罗斯合作院校友好合作关系之外,最主要的是落实了我校与萨马拉高等商学院共同申请建立孔子学院的合作共识,我校将协助该校向中国汉办申办在萨马拉建立孔子学院项目,这也将是萨马拉首家孔子学院。同时,此行落实了俄罗斯留学生来我校留学有关事宜。鞍马劳顿之余,代表团还挤时间参观了萨马拉列宁博物馆、二战时苏联最高领导人地下指挥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圣彼得堡“阿芙乐尔”巡洋舰等处。

  这次访问是近五年多来我校代表团首次出访俄罗斯,此行重点是赴萨马拉州的访问。2008年12月深圳市与萨马拉州正式签署了建立友好城市关系协议,在此之前,我校已与萨马拉州建立起了教育合作关系,同年6月萨马拉高等商学院比留科夫院长曾来访,与我校签署了合作协议,近几年来,我校接待了七批共30余人的萨马拉州客人来访,去年3月,深圳市与萨马拉州签署了《深圳市与俄罗斯联邦萨马拉州发展合作框架协议》,教育合作是其中的重要内容。在上述背景下,我校代表团赴萨马拉的访问,既是回访,也是对深圳萨马拉发展合作框架协议的落实。另外,根据教育部“留学中国计划”和广东省教育厅的部署,去年以来,我校把扩大外国留学生规模,提高留学生培养质量,争创“来华留学示范基地”作为重点工作之一,而吸引外国留学生的工作重点外事处将其放在俄罗斯,这次去就是拓展落实此事。在全市上下筹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繁忙时刻,本人与赵继政、陈燕琳、王璐和杨从坤同志有幸获批代表学校赴俄访问,实属难得,大家非常珍惜此行,充分利用时间,公务活动安排得紧张而富有成效,在俄罗斯萨马拉州工商会中国代表处主任、我校客座教授钟晓岩博士全程担任翻译及积极配合下,大家共同努力,使出访的各项任务得以圆满完成。

  二

  没有哪个国家像俄罗斯那样,自己没亲眼见过,但却似乎是那么熟悉、那么了解;它的城市、乡村、河流和湖泊,它的诗歌、小说、电影、绘画、歌曲和舞蹈,常使人情不自禁地惦念。我心目中的俄罗斯,就是普希金的爱情诗,就是果戈理、屠格涅夫、托尔斯泰和契珂夫的小说,就是柴可夫斯基的《悲怆》和《天鹅湖》,就是列宾的油画《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就是高尔基的《童年》、《在人间》和《我的大学》,就是法捷耶夫的《青年近卫军》,就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些启蒙时期的阅读,使我认识了一个博大深沉、痛苦忧郁而又有些粗暴的灵魂,了解了这种叫做“俄罗斯”的像大地一般辽阔而坚韧的精神。再没有第二个外国像这个国家那样,在我年少时引起过那么多迷恋、向往,在我青年时那么使我迷惑、恐怖,在我中年后又吸引了自己那么多的兴趣和关注。就这样,唱着《喀秋莎》、《山楂树》歌曲,看着《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和《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等电影,谈论着北方这个强邻的威胁和衰败,几十年就过去了。岁月如蓬,华年如梦,相见时难,心潮难平。当我漫步在萨马拉的伏尔加河沿岸林荫道上时,我还在想,我真的来到了普希金和列宁的故乡了吗?

  我确实是来到了这个曾经叫作苏联的地方。这不,巍峨的莫斯科大学主楼,克里姆林宫悠长的钟声,宽阔深邃的伏尔加河,还有涅瓦河上“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的那艘巡洋舰,无不真切地向我展现着那与我们密切相关的历史和文化。六天的俄罗斯三城之旅,收获、感受是如此的丰富,需要一段时间慢慢回味、消化,在这篇文章里只想重点谈谈在萨马拉州的访问和此行的收获体会。

  萨马拉州地处俄罗斯欧洲部分的中部(其实我更喜欢它在1935年至1991年期间曾经用过的名字——古比雪夫),欧洲最大的河流伏尔加河从其身边流过,它是俄罗斯最重要的工业基地和交通枢纽之一,以航空、航天、飞机、汽车、石油化工等工业实力享誉世界。当车子行驶在萨马拉市郊时,翻译指着路边一幢房子说,当年加加林从太空返回地球,最先就是住在这所房子里封闭起来接受身体检查的。目前人类唯一在太空遨游的“联盟”宇宙飞船和著名的图154客机据说都在这里制造,列宁在这里组织了第一个马克思主义小组,托尔斯泰、高尔基等也是在这里开始其辉煌的创作生涯。

  在萨马拉,我们首先访问的是萨马拉高等商学院。该学院建立于1992年,苏联解体后面临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挑战,所以当时俄罗斯政府在俄全境建立了许多所商学院,尝试在私有化条件下培养新的经济人才,该校建设发展近20年来,已建成一所完全符合俄罗斯教育部规定和俄国家标准的高等学校,目前已有8个大专业,除本科教育之外,还具备授予副博士学位的资格。比留科夫院长等院领导先陪同我们观摩了汉语语言文化中心,在深圳外语学校一位老师的辅导下,同学们为我们表演给动画片《花木兰》片段配音,接着同学们为我们齐唱中国校园歌曲《同桌的你》,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在正式会谈过程中,还有两位女同学配合介绍萨马拉情况的电视专题片的画面,用汉语为我们讲解。主人对我们来访的重视和准备的精心,于此可见。

  据了解,在萨马拉,有很多人想要学习中国语言和文化,商学院建立的汉语语言文化中心,不仅有汉语课程,还有个小图书馆,有不少关于中国的信息资料,人们通过在这里学习,可以对中国的语言、历史、文化、经济等等情况有初步的了解。该学院已跟深圳外国语学校连续合作了四年,外语学校先后派了四位老师前来支援其汉语教学,很多学生都到中国深圳等地实习过,通过一两个月的实习得到了语言方面的锻炼。同时同学们还到俄罗斯其他城市参加一些研讨会,就关于中国的情况发言,帮助中国、帮助深圳在俄罗斯进行宣传。学校的网站上常有一些中国企业和俄罗斯企业的有关信息,一些想和中国开展合作的俄罗斯企业和中俄合资企业已开始跟学校联系,等着要毕业生,因此毕业生就业前景很好。

  在会谈中,我详细介绍了我校发展的近况及我校在共建孔子学院方面所做的努力。比留科夫院长表示:“学院国际交流合作的主要发展方向是亚太地区,亚太地区最值得学生们去学习的当然是中国,了解中国新的经济成长对同学们未来的工作、生活来说都非常有意义。我们愿意跟深职院进行学生互派,给同学们尽量多提供学习机会。我们希望跟深职院共同在我校建设中国孔子学院,这也是州政府支持我们这样做的,因为萨马拉州有大力推广和发展汉语教学的计划。”院长的表态使得双方签署共同申请建立孔子学院合作协议水到渠成,随后,我代表我校与比留科夫院长在签约仪式上为协议文本分别签字,把我校协助该校向中国汉办申办建立孔子学院项目确定了下来(本着对等原则,我校也应设立俄语语言文化中心,此事正在落实)。

  据了解,萨马拉州州长曾多次主持召开过工作会议,大力推动该州和深圳之间的交流合作,双方教育合作近年来发展得尤其快,萨马拉州多所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都跟深圳相应的学校签订有友好合作协议,近两年多来彼此学生互访、国际象棋比赛等活动络绎不绝。

  对我校代表团这次来访,萨马拉州教育厅十分重视,本来教育厅厅长狄米特里?阿布奇尼克准备好要会见我们,然后安排我们去萨马拉工业大学访问。但就在我们到达萨马拉的前一天下午,厅长因急性阑尾炎住进了医院,于是把两项活动合并,安排州教育厅副厅长克拉申和萨马拉工业大学校长贝科夫、副校长雅库波维奇等一起会见我们。会见时克拉申副厅长真诚地表示:我们两国人民之间友好的感情、双方政府的支持,帮助我们加深交流,取长补短,共同进步;州长明确指示过,对双方学校之间所有的合作项目都要全力支持,希望双方大学之间的交流合作除语言学习的合作之外,还能进一步加强科研合作。

  建立于1914年的萨马拉工业大学已有近百年历史,设有11个学院,目前有19000多名学生,1800名教职工,主要专业有能源、工程、通信及医学等。该校对和中国高校合作热情很高,贝科夫校长跟系主任、教授们讲:你们最好都能学好汉语,参与俄罗斯和中国经济共同发展。我校代表团此访是我们两校之间的首次接触,双方会见的地点就安排在校长办公室里。在我转达了刘洪一校长的问候和介绍了我校各方面的情况之后,贝科夫校长讲话,他开门见山表示:“萨工大有很多专业在俄罗斯的大学科研领域里都是很强的,虽然从学校的硬件设施来看,你们中国很多大学都超过了我们,但是在科研方面我们有长处、有经验,我们可以进行交换。有很多科研成果还可以互利共享。萨工大一些有特色的专业,比如说垃圾处理专业等,可以和你们加强交流。另外,听说世界钻石珠宝加工70%都在中国,深圳珠宝加工非常强,我们也刚建立了一个珠宝专业,要向你们学习。现在州里正大力推进我们跟深圳、跟中国的关系,我们两校之间以后在很多方面都能加强合作,一起共同发展,共同进步。”

  主人对我校甚感兴趣,不断提出各种问题询问我校情况,包括专业设置、科研、校企合作、学生就业情况等等方面,我一一予以解答。贝科夫校长同时提出正式邀请,欢迎刘校长在方便的时候访问萨工大,届时希望两校能以中俄英三种文本签署一份合作协议。在时间很紧的情况下,贝科夫校长坚持第一步先由他和我签一份英文文本的两校合作协议,把双方合作意向先固定下来,下次,或者他访问我校,或者刘校长访问萨工大,再由双方校长来签署其它文本的正式协议。

  在雅库波维奇副校长的陪同下,我们参观考察了几个实验室。首先参观数字化成型实验室,先看了研究人员如何用电脑来研究人的缺损颅骨的形状,用新材料来对损伤部位进行完全吻合的修补的方法;接着了解在实验室制作烤瓷牙的过程——先用电脑算出牙齿咬合的准确形状,做成腊模,然后用激光扫描输入电脑,通过电脑编出牙齿的数字化程序,之后用一个德国的制模设备出模成型,经过1530度高温制作,最后做出合格的烤瓷牙。在另一个房间,主人向我们介绍如何用电脑等设备来做各种形状和款式的金银首饰,由于我对我校艺术设计学院珠宝首饰实训室的情况较熟悉,因此没有多少新鲜感。让我们感到新鲜的是——是汽车专业的学生在学这些。实验室老师向我们解释说:“很多学汽车修理专业的学生,有兼学其他本领的需求,在他学习汽修专业的同时,学校为其提供学习其它专业知识的机会,在这里,主要是学怎样做新的零件和模具的计算机程序设置的方法和技能,通过做实体去掌握这些方法和技能。一个汽修专业毕业生,其思维不能仅限于汽修专业,如果同时也能把这些不同的东西都学到手,他毕业时虽然拿的还是汽修学院的毕业证书,不想去汽修厂工作了,还可以干别的。”这个做法与我校多年来所提倡的“一专多能”是出于同样的思路。

  萨工大对学生动手能力的强调不比我们学校差。无论哪个专业,都要求学操作技术,会使用设备。比如机械专业在大一、大二就教基础的车、钳、铣、刨技术,到大二毕业的时候,学生已拿到一个中等技术文凭,分别学会了车工、钳工、铣工、刨工等机加工工种。等到上大三时,再通过考试对学生进行挑选,选出不同的学生分流到不同的级别,各级别学习不同程度的知识,升到重点班的就可以学得更多,当然最终是不一样的结果。达不到本科毕业基本分数的,就暂时拿不到文凭,成绩达到要求的学生,可以按期毕业拿到文凭,那些学习好的有发展前途的学生,可按“4+2”模式接着念硕士。

  最后参观的自动化实验室,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学生在这里学习诸如装卸自动化、数控自动化等等知识,实验室拥有相对来说比较先进的设备,德国合作伙伴埃马克(EMAG)公司每一年把最新的设备提供给该实验室。让我想不到的是:教会学生怎样使用这些先进设备之后,老师就开始引导学生动脑筋怎么样去改进它。这里要提一下,在俄罗斯,凡是要买埃马克公司设备的人,都会派工人或技术人员先到这里来进行培训,客户有什么要求、需求的意见,或发现有什么问题,都会反馈上来。老师和学生就会参照这些意见,一起探讨对该设备进行改进可不可行?如果可行,就进行改进,该改的改,该更换的就更换,到最后可以说买的这个设备已经不全是德国的了,经过了很大改变,加上了适合俄罗斯当地的特殊要求,结果这个设备最终变成了一个俄罗斯的设备。学生在上课的时候就很兴奋,设备经过他的手在进行改造,在这个过程中,学生能学到很多东西。硕士研究生研究的一个项目就是改进设备的新想法。这样,在学习使用设备的同时,琢磨着去改进设备,在此过程中,使学生不断学到创新的东西。硕士毕业后,就可以直接进入研发。

  鉴于州政府指示须接待好深职院代表团,因此随后我们受到萨工大破例接待——在参观考察结束后的下午四点,安排我们登上学校的专用游艇,在雅库波维奇副校长、安德烈副校长和几位院长、系主任陪同下,沿着俄罗斯母亲河伏尔加河逆流而上,饱览岸边萨马拉风光。是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河面宽阔,水光接天,站在船头,对东坡“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赋句有了新的体验。驶至一处林深草密的沙滩靠岸,艇上野餐随即开始,佳肴野蔌,杂然前陈,觥筹交错,起坐喧哗,宴酣之乐,在畅叙友情也,俄罗斯朋友对50年代两国兄弟关系的深情回顾和对今后发展交流合作的真诚期待真是让人感动。间或,我们下得船来,在沙滩林边漫步,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令人心旷神怡。我与小杨还应邀下河畅游,与冰凉的伏尔加河水全方位亲密接触,清流激湍,游目骋怀,带给人终身难忘的感受。

  第二天我们考察了萨马拉国立技术中专,该校建立于1944年,办学历史悠久。在萨马拉州54所中专学校中,该校的电子类专业是最强的,有很多实验室。现在俄罗斯非常重视优秀技术人员的培养,该校从政府获得的资金投入力度逐年加大,实验室设备随着课程内容变化大约两年就更新一次,使其始终保持是最新的、最好的设备,教室和实验室里的教具直观形象,实用方便,水准相当高。该校学生从15岁考进来到19岁毕业,四年内须学习掌握二到三个专业的课程,毕业生通过考试会拿到多个职业资格证,可能既是电工,同时也是汽车修理工,毕业后则直接上岗。我们通过参观电工实验室、电器测试实验室、自动化实验室、汽车电子实验室以及与校领导座谈,对该校培养基层技术人员的教学方式有了直观的认识,对俄罗斯中等职业技术教育的现况有了初步了解,此不赘述。

  三

  此次访俄,紧张繁忙的旅程使我们亲眼看到了俄罗斯高校高水平的师资、先进的实验室、精益求精的人才培养方式和对良好传统的坚持,感受到了俄罗斯朋友的热忱和与我们合作的愿望,明确了今后合作的路径及方向。我们与俄罗斯高校的合作互补性很强,更容易达致真正的互利共赢,有很大发展潜力。我校要切实落实和几所学校所签的协议,与莫斯科大学和圣彼得堡国立技术大学的合作,重在学生交流,要把这两所学校汉语专业学生来我校交换学习汉语课程的项目和我校俄语专业学生赴俄“3+2”专升本项目等持续地加以推进。与萨马拉高等商学院的合作应以共建孔子学院为主,也包括吸引其留学生来我校学习。与萨马拉工业大学的合作则应以教学科研人员交流、尤其是科研合作为主。俄罗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不少,此行所看到听到的,还只是粗浅的了解,还有许多地方都值得再深究细研,真正搞清楚人家的长处和经验,探讨如何深化双方的合作。

  比如,萨工大对外国设备和技术,从引进到琢磨→消化→吸收→改进→完善的做法,就值得我们学习和反思:首先在心态上,并不把发达国家的东西都看成是已经完美到高不可攀;其次,秉行为我所用的“拿来主义”,敢于以我为主动手改造引进的东西,使自己从高起点上获得更大的收获;再次,积极让学生参与其中,培养他们勇于怀疑的精神、创新的思维和高水平的动手能力。这其中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

  再比如,萨工大校长所讲的愿意将其科研成果与我们互利共享、乃至于进行交换的问题,就很值得重视。我们应在深入了解的基础上,与之进行这方面的探讨,争取我校教师与萨工大教师共同开展教研、科研合作,分享该校在人才培养和科研方面的长处和经验。正如贝科夫校长所言,我们两校之间在很多方面都可以合作,一起共同进步。

  当前,与俄罗斯高校交流合作的机遇比较好,我们应抓住这个机遇,加强同俄方高校在其优势领域的各种互利合作,利用其技术提高我们的科技发展水平。另外,还可考虑对俄引智工作,将对方来访发展为双方互访,从短期讲学发展到科研合作,我方应提供条件和便利,促进俄方高水平专家来我校从事研究和人才培养工作。

  在俄罗斯城市里行走,随处可见苏联解体给俄罗斯带来的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城市基础设施陈旧,道路年久失修,许多建筑物外观不讲究(基本上是苏联时期的),市容市貌乏善可陈(尤其是在萨马拉市),新的建筑和街区很少,公共交通车辆舒适度较差——这些的确容易给人造成落后的印象。但这些外在的表象遮掩不住俄罗斯人良好的受教育程度和文明素质,遮掩不住俄罗斯大学教育良好的传统和高水准(他们非常重视教育质量,高校规则是宽进严出,达不到标准的大学生很难毕业,其毕业率比我们要低得多,大学文凭的含金量很高),更不用说这个国家那满眼一望无际的绿色,以蓝天、白云和清澈河流为标志的良好环境,丰厚的科技人文积累,加上那广袤丰饶的国土、绵延起伏的森林以及似乎取之不竭的矿藏……其发展前景不可限量,没有任何理由轻视俄罗斯,它实际上的综合实力实在不容小觑。

  总体而言,我感觉俄罗斯人重视“里子”甚于重视“面子”,几所学校的门面都其貌不扬,多数校舍外观粗糙,有的地方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而进到里面,都比较讲究,设施设备齐备,使用状态良好,整洁干净,“里子”很好;而我们国内在很多时候很多地方重视“面子”远甚于重视“里子”,“面子”光鲜,实际进去一了解,“里子”很不怎么样,华而不实。起码在这一点上,我们要向俄罗斯人学习,把更多的心思和力量用到搞好“里子”上。

  还要提一下的是,在俄罗斯期间,视觉所及,常常会有艺术水准很高的雕塑、绘画、建筑等等扑入眼帘,目不暇接,艺术气息无处不在。举个例子,像世界上很多大学一样,在萨工大校长办公室外面的走廊墙上,成排挂着该校历任校长和培养出的杰出人才的像(其中有俄罗斯前总理切尔诺梅尔金),不是照片,是地地道道的铅笔素描,那素描真是画得好,惟妙惟肖,非常传神。我早就知道俄国人绘画艺术写实功底世界一流的说法,却想不到即使在这样一个地方,都可以看到如此高水平的人像素描作品来为此说提供佐证,真使人不得不发自内心赞叹!

  俄罗斯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大书。我相信,产生过柴可夫斯基的旋律和列宾的色彩,产生过门捷列夫、罗蒙诺索夫、高尔基和乌兰诺娃的这个国家,一定会度过经济发展迟滞的寒冬,从春天迸裂的冰层里,探出它北极熊般的伟岸身躯,重新创造出让世界刮目相看的辉煌!

[考察报告] 访俄纪事

杨润辉副校长向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院长梅尔?米海尔教授赠送书法作品   摄影/陈燕琳

  • Copyright © 1998-2015 SHENZHEN POLYTECHNIC.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粤ICP备15008843号-1
  •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7098号
  • 邮编:518055
  • 总机:0755-2673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