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职撷声
[高端论坛] “协同育人与可持续发展”职业教育国际高端论坛嘉宾论点摘要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3-05-06

  杨叔子(华中科技大学原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

  以文化人以人化物

  人因为有了文化才从动物人变成社会人,因为文化进步才从野蛮人进步为文明人,因为文化提升从一般文明人提升为高级文明人,大自然创造人、人类社会,人、人类社会以大自然作为自己生存与发展的基础,以文化文明作为自己生存与发展的方式。

  文化就是人化,即以“文”化人,以“人”化物,与之相应的是人文文化及其价值理性与科学文化及其工具理性。教育既是文化传承的重要手段,又是文化创新的必要基础,教育定位于文化领域中,从宗旨上,教育是素质教育,从手段上,教育是文化教育。

  思想道德素质与职业素质是职业人必需具备的素质,而文化素质又是它们的基础。文化素质是素质的基础,又是基础的素质。我们特别强调文化素质教育就是要解决人生价值取向及价值理性问题,针对的是人文教育。加强人文文化教育解决好做人的问题,重点是加强民族文化教育,解决好做中国人的问题。其核心是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交融,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交融,文理交融。这里不仅强调思想境界、价值理性的提升,而且蕴含着思维能力、实践能力的发挥。高职院校不是用来制造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没有思想境界的,而只能按已有程序运转的职业机器,而是要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具有与外界和谐相处的思想境界的,既能做又能创新的高素质职业人,培养高素质职业人是圆中国梦不可或缺的条件。

  深职院20年所走的道路写下新的一页,激励高职院校进一步努力实现胡锦涛同志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的讲话中提出的教育应肩负着文化传承这一任务。(杨叔子院士因故不能到会,华中科技大学文化素质教育基地副秘书长余东升代为宣读发言稿。)

  刘洪一(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高职教育需要产学研用协同育人

  产学研用协同育人是“合作教育”在内涵上的进一步拓展。高职教育要适应现代产业的转型升级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必须进行人才培养模式的深刻变革,走产学研用协同育人之路。

  高等职业教育在中国大陆近20年的发展,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在取得巨大成就的背后,我觉得问题还不少,第一是人才培养的质量问题,第二是育人机制的改革问题。人才培养当中存在三个偏差:一个是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存在偏差;一个是就业质量与人才培养目标存在偏差;一个是人才培养和学生的需求存在偏差。所以深职院在20年发展的基础之上,提出了应该走产学研用、协同育人的道路。

  在体制创新方面,我们建立协同育人制度体系,协同育人体制关键是管理和组织创新。我们学校进行跨界制度建设,打破学校与社会之间的围墙;建立破壁制度,打破校内专业部门的藩篱。跨界制度主要是通过政府、学校、行业、企业这四方的开放联动把它建立起来,政府、学校、行业、企业是职业教育的四个密不可分的相关体。破壁制度是在全校调整教育运行组织,实行资源共享,培养复合式人才。协同育人的机制关键是整合教育功能,优化运行方式。在整合功能方面要改变过去因为行政管理体制所形成的教学和科研脱节,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脱节,科研与应用转化脱节,应用转化与社会服务脱节等情况。另外要优化运行方式。高等学校的本质任务就是以人才培养为中心,同时要把生产、教学、研发和应用立体推进,形成以人才培养为中心,教学研发成果转化的立体推进的协同育人机制。所以我们进行顶层设计,推出以育人为核心的协同创新工程,实施几项重大的改革,包括平台建设、开放合作等。我们认为如果建立了开放的有效化用社会资源的高职教育的办学体制,培养适应产业转型升级有创新能力、职业变迁能力的人才就指日可待。

  罗伊娜·库茨(澳大利亚巴拉瑞特大学常务副校长)

  创业创新为目的合作办学

  位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巴拉瑞特大学是一所集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为一体的综合性大学,以其高质量的教学、实用型的课程和超强的产业链接而闻名。巴拉瑞特大学不仅在维多利亚省、澳大利亚其他地区,还在包括中国深圳在内到其它国家和地区开设职业教育及高等教育。大学结合自身的教学特点,致力于综合、多元、联合式课程教学,疏通学位通道、努力服务学生。巴大创建的澳洲领先的区域产业科技园以其超强的产业链接而形成了合作办学模式。大学依托行业设置课程,联合开展科研,实现了科研教育一体化。巴拉瑞特大学与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合作的金融与证券专业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与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的合作不仅突显了中国与巴拉瑞特大学的历史渊源,更是巴拉瑞特大学以创业和创新为目的的合作办学思路的当代实例。

  尤曾家丽(香港职业训练局执行干事)

  香港职业教育培训 体系与可持续发展

  香港职业训练局(VTC)是依据《职业训练局条例》于1982年成立的,现在学生人数每年高达250000,是香港最具规模的专业教育培训及发展机构。首届香港中学文凭试毕业生有42%入读其他本地机构提供的课程,21%入读VTC课程,20%入读教资会资助的8所院校的学士学位课程,7%直接就业,7%海外升学,3%重读中六或有其他选择。香港职业教育培训体系可以为香港提供全面的专业教育培训,为年轻人及在职人士提供具价值的进修选择。获得VTC高级文凭毕业生有60%进入就业,另外40%继续修读学位课程。为了保证香港教育的可持续发展,香港制订了第二套八年策略计划(2009/10年至2016/17年),以“创新价值、建构实力”为主题,促进VTC与业界及学员的“终身发展伙伴关系”。目前学生及家长对子女获取学位资格的期望持续提升,人力资源需求及学生修读志向出现落差,学生语文能力及工作态度尚不尽如人意,香港职业教育培训体系面临不少挑战。未来香港教育将进一步国际化和多元化,努力促进应用研究,与业界保持密切合作,优化专业教育培训体系和价值链。香港高等科技教育学院将获得十亿港元投资,国际厨艺学院也获得六亿五千万港元的投资。未来香港将进一步加强与境外专业教育培训的合作,推动一试三证计划,同时与海外机构协办学位衔接课程。我们对香港职业教育培训体系的新愿景是发展支持终生学习及人口老化的新产品和服务,产品及服务国际化,与海外机构建立合作关系。

  俞涛(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校长)

  以职业为导向培养职业者

  以职业为导向,把培养职业者作为高等教育的重要任务,是高等教育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现在中国大陆,我们有2千多所大学,可是我们现在真正得到社会认可的学生不多,我们真正能够得到企业欢迎的学生不多,为什么呢?我想这就是我们要说的定位,定位定好了,就会有很好的方向,我们一直在思考二工大的定位。二工大培养出来的学生要有几个重要的特点,第一是高技能,具有某个方面的技能,而且是非常专业的,是高技能,是职业技能;第二是有责任心的,也就是我们讲的职业道德、职业精神、职业素质。二工大要做什么样的教育,首先是做理性的教育,冷静思考职业导向的高等教育;第二,我们要做负责任的教育,所谓负责任的教育,在目前的情况,职业导向的高等教育在这个方面进行的思考不多,我们希望二工大能够进行尝试,对我们的学生负责,对学校负责,乃至于对国家负责。当然我们还要做多元化、全球化的教育,地处上海,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是多元化的,适合于不同的领域,适合于国家不同的企业。

  伊恩·奥克斯(英国胡佛汉顿大学常务副校长)

  知识 创新 能力 相互巩固互为依存

  研究校企合作在区域创新中的作用无法回避两个问题:一是在经济全球化快速变革的当下,地方经济在可利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何谋求发展?二是在短期和长期,地方如何提升自己的经济前景?我的研究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全球化浪潮下地方经济的脆弱,大学作为“创新引擎”的功能;地区创新机制的作用和以胡佛汉顿大学为例的个案研究。随着地方经济可利用资源的受限以及传统支柱产业被兼并或取代,通过适应新的市场和技术机遇来加强地方经济的能力变得越来越重要。英国政府一直认为科技和创新对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创新对提升竞争力更是不二法门。当人们把焦点转向创新和高素质的从业者时,注意力自然就落在了大学对此的贡献上了。典型的例子如落户硅谷的思科、谷歌和雅虎,以及剑桥大学的圣约翰创新中心。影响创新机制的因素通常包括:学习能力,研发强度和企业间的关系。胡佛汉顿大学企业解决方案中心就是一个促进创新机制中各部门合作与团结的典型案例。总之,知识、创新、能力之间应当是相互巩固、互为依存,这种本质已经被人民认识到了,作为大学不仅要做一些科研,应用的科研,还要通过区域系统的建立,使应用型科研系统为社会做出实际的贡献。

  卢振洋(北京联合大学校长、教授)

  学术立校 融合发展 建设人民满意的大学

  大学应以追求学术为目标,以培养学术精神和学术思维能力,传授科学知识和技术技能为己任。学术是大学的灵魂,没有学术的大学就没有可持续发展能力。学术立校,就是要引导教师、员工关注学术,思考学术,热爱学术,塑造某一学科、某一领域的高水平的学术师资。我在论文里通过对学术立校的解读,系统梳理了学术立校的地位和作用,分析了学术的三个阶段——学术思考、学术实践和学术成果,探讨了学术立校与学科建设、学校发展的关系等多方面问题,得出学术立校不等同于科研立校,更不是项目立校。职业教育过程也要贯穿学术思想,普通教育融合职业教育,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也是这种学术贯穿的内在需求,它的出现是教育体系适应生产力发展、适应职业教育更高要求的反映。职业教育不能孤立、游离于普通教育领域之外。融合有利于职业教育向高质量发展,也有利于普通教育的发展,更是贯彻以人为本、发展为民的教育理念。

  桥本胜信(日本大阪滋庆学园大阪滋庆教育集团常务理事)

  产学结合教育的思考

  在日本,通常把大学与产业界的合作与协作叫作产学结合。其基本构成为:①通过大学与产业界的高度密切协作,推动新科学、新技术、新商品的研究与开发;②通过培养一定的产学协作专职人员,以实现双方融合发展。这样,职业教育培养的高级人员,又能更进一步促进产学协同教育的发展(COOP),可明确定义为“在学校进行的有计划的学习,和在企业进行的积累经验的实习结合起来的教育、实训。”因此,在职业教育中,产学结合是指在校期间开展企业实习,即在企业、医院、研究所、服务业等进行实践教育,培养高等职业教育人才时,“产学结合”性质的学习比较多。在大学和高职院校,将校内实习中学到的东西带到企业进行实地训练为主的教育实践,叫做“产学结合教育”。日本一般在医疗、研究、技术开发领域开展的实践教育,都将“产学结合”与“产学协作”加以组合,以培养产学结合的专职人员。从产学结合的观点出发,来设计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的流程图,呈现出“学科和专业的开发”、“学科和专业的经营”、“就业指导”、“生涯教育”的基本过程。日本的职业学校对开展产学协作非常欣赏,它对学生的动机,提高学生的学习动力,实现学生的人生价值目的,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帮助很大。

  曾宝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香港联合国职业技术教育培训中心副总监)

  高等教育要满足社会和行业的需求

  高等教育的普及化和职业化以及高等教育的变化,随之带来了工作世界的变化,信息社会、知识工人以及职业化的趋势。为了让我们的学生满足社会的需求,必须实现两个方面的平衡。第一个平衡是,我们的大学教育应当是以市场为导向的大学教育,也就是说它要满足市场和行业的需求。而另外一个平衡,单独来看大学的教育,这时候我们暂时脱离了整个行业的需求,考虑社会和政治的层面来提供教育。这两者实际上是大学里面都兼有的,要平衡好的,大学满足社会的需求,也要满足行业的需求。

  在国际的研讨会上,人们确定了或者提出了遇到的担忧。第一,社会性质发生变化,我们的教育怎么适应社会性质的变化;第二,我们的职业教育的质量标准的界定;第三,短期和中期的职业教育的目标和长期的目标区分和平衡;最后就是在这当中如何实现可持续性的职业教育,这四方面是人们比较担忧的。除了这些以外,我们还听到一些其他的担忧,比如职业教育如何能够在大学的学位教育之间达到很好的衔接,另外我们的教师是不是具有足够的资质、知识,我们还是需要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办法,探索不同的解决方案。

  夏伟(顺德职业技术学院院长)

  协同创新引领高职教育转型发展

  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要求高职教育发生相应变革。加快高职教育转型升级,成为当前高职教育的重要任务。

  高职教育转型发展肇始于人才培养目标调整为“三型”技术技能人才。协同创新为高职教育转型发展带来重要机遇和强大动力。协同创新的本质是一种管理创新、制度创新。高职院校应以协同创新为引领,将协同思想贯穿人才培养、科技研发、社会服务的全过程。高职院校通过明确协同创新的方向和定位,构建协同创新的平台和模式,建立协同创新的体制和机制,从而转变发展理念,创新教育制度,改革人才培养模式,改变科研和社会服务管理方式。高职院校在协同创新里面,重点是协同育人,我看到深职院已经规划,甚至已经开始这方面的实践了。协同育人的内涵包括前沿知识和基础知识的协同,已有的知识和新创造的知识怎么样协同起来?经验知识和理论知识的协同,还有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的协同。特别是人文知识和科技知识的协同,如果科技知识教给学生,注重专业技能的培养,人文知识就是我们讲的高素质的培养,人格的塑造,特别是高职院校,所以内涵部分就是人文知识和科技知识的协同。

  (根据嘉宾论文摘要与发言录音整理,有删减,未经本人审阅。)

  • Copyright © 1998-2015 SHENZHEN POLYTECHNIC.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粤ICP备15008843号-1
  •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7098号
  • 邮编:518055
  • 总机:0755-2673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