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职撷声
[艺术创作] 对生命的叩问和对心灵的内省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4-07-17

    [编者的话]近年学校着力推行“文化育人、复合育人、协同育人”系统改革,“三育人”的理念深入到每个深职人的内心,一批深职学人自觉在各自的工作和专业上用行动践行“三育人”的方针,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艺术学院张小纲教授近期出版的画册《荷问》就是其中的优秀代表。此次我们特别选编了画册中系列作品供大家欣赏,以期看到更多老师潜心专业,以优异的成果回报自身的努力、凝练出脱俗的人文精神、营造优雅的氛围、沉淀高洁的校园文化。

  荷,是中国文化精神和品格的象征,是中国画气韵和笔墨的载体,张小纲从这里顺畅地吸纳了传统文化的精华,使他的水彩画稳稳地立足于民族艺术的沃土,营造了空灵、虚静,而又生气勃勃、遒劲有力、虚实相生的审美境界。同时,张小纲着力在中西融合中寻求二者的优势互补,创造了自己独特的图式语言,或写实或抽象;或形似或意会;或泼彩或用线;或用水的冲洗、沉淀浸润或用枯笔焦墨……构建了他丰富多彩的艺术世界。学界有人这样评述:他在变法探索中,始终立足于保持水彩画本体语言的特色,以多方吸收、多样探索为用,既不死守现成的水彩画模式,也不丧失水彩画的本性,并始终保持着他自己抒情性的优雅风格,而又并不固步自封……

张小纲《荷问》系列作品欣赏

[艺术创作]

荷·滋

[艺术创作]

荷·梦系列之十

[艺术创作]

荷·灵系列之四

[艺术创作]

荷·灵系列之十五

[艺术创作]

荷·灵 系列之十

[艺术创作]

荷·境系列之十

[艺术创作]

荷·馨系列之五

[艺术创作]

荷·梦系列之八

[艺术创作]

荷·华

  作者简介:

    张小纲, 国家一级美术师。我院艺术设计学院教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深圳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职业教育学会教学工作委员会艺术设计研究会主任;

  中国高等职业技术教育研究会艺术设计协作委员会主任。

  张小纲所创作的作品曾20余次入选国家级展览,包括“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全国水彩、粉画作品展”、“中国艺术大展”、“中国水彩百年展”、“纪念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艺术成就展”、“中国艺术节?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上海国际水彩画双年展”、“意大利国际水彩画双年展”等。并8次获奖。作品还多次作为国际文化交流项目赴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土耳其、日本、韩国等过展出。曾在海内外举办个展、联展21次,代表作品为中国美术馆、深圳美术馆、江苏美术馆、北京市美术家协会、中国画家博物馆及海内外收藏机构收藏。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海外版)》《新华每日电讯》《文艺报》《中国教育部》《中国文化报》《北京青年报》等媒体以及《美术》《美术研究》《装饰》等专业刊物对其作品均有介绍。

  主要成果:

    1992年2月, 作品《秋水无声》入选《中国水彩画精选百人展》 韩国汉城美术馆

  1992年8月, 作品《暖冬》入选《亚洲水彩画联盟展》 台湾美术馆

  1992年10月 作品《秋赋》入选《第二届全国水彩、粉画展》 徐州博物馆

  1994年10月,作品《湖畔》入选《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 中国美术馆

  1996年4月, 作品《窗》入选《第三届全国水彩、粉画作品展览》获铜奖 中国美术馆

  1997年7月, 作品《初夏》入选《中国艺术大展》 中国美术馆

  1998年8月, 作品《椅上的瓶花》入选《第四届全国水彩、粉画作品展》获铜奖 山东青岛美术馆

  1999年1月, 作品《初夏》入选《广东省首届水彩画展》获铜奖 广东省美术馆

  1999年12月,作品《周末的清晨》入选《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获优秀奖 中国美术馆

  2000年10月,作品《花之韵系列》入选《第五届全国水彩画、粉画展览》获铜奖 广东省美术馆

  2002年9月, 作品《冷香》入选《第六届全国水彩、粉画展》 上海美术馆

  2004年6月, 作品《光与影的对话》入选《广东省第三届水彩画展》 广东省美术馆

  2005年10月 作品《清荷滴翠》入选《第七届全国水彩、粉画展》 河南郑州美术馆

  2006年10月 作品《初夏》入选《中国水彩百年展》 中国美术馆

  2009年1月 作品《银梦》入选《纪念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艺术成就展》 中国国家博物馆

  2010年4月 作品《荷·华》入选《中国上海(朱家角)国际水彩画双年展》 上海全华美术馆

  2014年3月作品入选“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览”,并获优秀作品奖

  个展及联展:

    1992年5月 《张小纲水彩画展》 中国岳阳文化中心

  1994年10月,《张小纲水彩画展》 日本千叶美术馆

  1994年11月,《张小纲水彩画展》 日本茂原市民中心

  1995年8月, 《张小纲等四人水彩画展》 北京中国美术馆

  1997年5月, 《中国中青年水彩画家作品邀请展》 广西北海博物馆

  1998年9月 《98全国中青年水彩画家提名展》 深圳美术馆

  2002年10月 《中国水彩名家精品展》 上海刘海粟美术馆

  2005年8月 《花之韵——张小纲水彩画展》 韩国斧山文化中心

  2007年3月 《中国·深圳五人画展》 日本高崎美术馆

  2010年9月 《同行·同行——八人绘画作品展》 深圳美术馆

  作品收藏

    中国美术馆

    深圳美术馆

    江苏美术馆

    北京市美术家协会

    他人评画

《荷境·诗境·禅境》

候军

  中国人对荷花有着特殊的感情,我以为这大概有三层因缘,一是荷花阔叶纤颈,叶浮蕊擎,色彩淡雅,高贵脱俗,恰好契合中华民族的审美趣味;二是荷花品性卓异,“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语见周敦颐《爱莲说》),这恰恰是中国文人士大夫所推崇的“君子人格”的形象写照;三是莲花乃佛教之圣花,佛祖以莲花装饰宝座,菩萨持莲花播撒法雨,盖因莲花乃圣洁之象征,由此,荷花又被赋予了浓厚的宗教色彩。有此三者,荷花便足以超越世间任何奇花异卉,而幻化成一种精神寄寓和人格象征。

  中国画家对荷花也有着特殊的偏嗜,古往今来,荷花几乎贯穿了整部中国美术史,名家比肩,高峰相望,不胜枚举。个中缘由,除了上面列举三者之外,我觉得大概也与荷花的造型非常适宜用中国画的笔墨技法来表现,有着直接的关系。因此,荷花之于绘事,绝对是很中国的题材。然而,当时代车轮驶入当今这个多元而多彩、跨界而混搭的新世纪之际,静谧的荷花净域却忽然闯进来一位“外来画种”的写莲妙手,顿时令人眼前一亮耳目一新,这就是水彩画家张小纲教授。

  水彩画起源于欧洲,从德国的丢勒到英国的桑德比,数百年间,一代代欧洲画家把水彩画演绎得五彩斑斓美轮美奂,早已成为一个十分成熟也十分欧洲的独特画种。张小纲学水彩是科班出身,德国英国都去寻过根问过祖,画水彩从正宗入道,专心致志,目不斜视,孜孜矻矻,一画就是三十年。其作品令内行首肯,为民众喜爱,传遍大江南北,而且远赴欧亚各国,可谓成就斐然,无须赘述。就是这样一位很地道很传统的水彩画家,近年来却忽然迷上了画荷。我曾戏言,他这是念着从西方取回来的“真经”,画着中国最古老的题材,表现的却是当代中国人的诗意情怀。而这本以荷花为主题的水彩画册,就是张小纲“艺术嫁接”所结出的第一批硕果。

  张小纲画荷,是典型的“借他人之酒杯,浇自家胸中之块垒”。何以言之?且看他的绘画工具是西方的,颜料也是西方的;但其绘画技法、构图(或曰章法)以及所营造的艺术氛围却是一派中国意象。他的荷花,线条成为造型的主要手段,晕染则完全用的是国画“家法”,尤其是荷叶的大块面,有点染有泼墨也有泼彩,可以说,张小纲已把国画的水墨技法发挥得淋漓尽致。以我的狭窄见闻而视之,这种“大写意”的水彩画,在以往的水彩画阵营中是绝无仅有的,这就是张小纲的“新创”,这就是水彩画的“夔一足”。

  张小纲的画面,讲究淡雅透明。这其实也正是西方绘画理论对水彩画的基本要求。不过,张小纲在追求画面的淡雅透明时,却有意借鉴了中国绘画美学中“计白当黑”、“以虚代实”等美学观念,刻意留白,刻意避实就虚,刻意避免画得太满,这就使他的画面不仅淡雅透明,而且具有某种虚幻空灵的迷蒙感和神秘感。薄薄的色彩,梦幻般的氛围,花在似与不似之间,叶在似有似无之间,所有物象均在若隐若现之间,这种独特的艺术效果,无疑是中国传统“诗画观”的独特路径,即:以水为魂,以线为骨,以色为衣,以墨为象,以水彩画为水墨,以荷境造诗境,以具象之物显抽象之美——这套绘画理念和语言技法,在他的荷花中已然达致挥洒自如浑然天成的境地。我由此悟到,他虽然画的是“外来画种”,但其骨子里却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画家。

  张小纲的荷花,以至清至静至淡至雅之风韵,渗透着一种无形而可感的淡淡禅意,这是我最为痴迷也最为感佩的艺术特点,也是张小纲画荷花的独特魅力之所在。在美学欣赏的领域里,禅意与宗教信仰并无直接关联;在中外艺术理论中,似乎也找不到举世公认的关于禅意的准确定义。在我看来,禅意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审美境界,诗中有禅诗,画种有禅画,茶中有禅茶,曲中有禅乐,禅在中国文化中似乎无处不在,又似乎踪迹无寻。绘画中的禅意,一般是指画者的虚融冲淡和画面的超逸空灵,尤其是那种意在言外的意旨和散澹超然的情态,往往引人遐思发人深省启人顿悟。张小纲的画面够空灵够冲融够超然也够散澹。读其画,只觉清风拂面,纤尘不染,心灵被荷花莲韵所浸润所濡染所净化所洗涤,无论是艳蕊红花还是高枝嫩叶,抑或是败菡疏影零落残红,每每带给观者悠然心会的感悟,从而生发出对生命的叩问和对心灵的内省,这正是张小纲所向往达致的至高境界。我不能说他的荷花已然达致了如此境界,但是,我能深深感受到他对这种超逸禅境的奋力追求。

  张小纲所选择的是一条无休无止的探索之路,或者说,是一次足以令艺术家脱胎换骨、远离颠倒梦想的艺术探险。张小纲带着从西洋学来的“真经”,回到东方回到祖国回到自己生命的沃土,以荷花为载体,心无挂碍的抒写着心中的诗情画意,显然,他很过瘾很快乐也很享受。如今,他把这些心智之果奉献出来,希望与大家分享。而我则有幸成为最早的分享者之一。张小纲希望我把读画的感想写出来,挚友重托,敢不从命,于是我写下了这篇粗浅的文字,权当是给读者朋友做一回读画的向导。

(作者为文化学者/散文作家/艺术评论家)

  

《小纲画荷》

孙振华

  小纲画荷,画出了一种精神。

  这是中国文化的精神,这种精神在今天不仅没有过时,而且在当今这个消费主义、娱乐至死的年代,它还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古往今来,许多中国画家钟情于荷,将它作为自己的表现对象,其中原因在于,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荷已经被历史化了,在长期的言说、表现和审美的关照中,它早已不是一种简单的植物,而是一种承载了很多历史内容的文化符号,是一种具有很强象征性的人格精神。

  小纲画荷,画出了自己的艺术追求。

  我们知道,水彩是一个外来的画种,并非中国国粹。小纲画荷画出了自己的艺术追求,具体来说其意义有两点:

  其一,他用水彩这种外来的形式表现有深厚中国人文积淀的荷,这样,他的画是一种有意义的相遇,这是一种双向的提升:他让中国人所熟悉的荷,有了除水墨等形式之外的更多表现语言;同时,水彩对中国传统题材的介入,也扩充了水彩的文化内涵,小纲的荷一方面保留了水彩擅长风景,以及语言上的那种优雅、温婉、明丽的特点之外,又赋予了水彩很强的东方魅力和文化蕴含。其二,在运用水彩的表现形式时,小纲将中国艺术中的水墨元素运用到水彩的表现中,例如晕染所产生的类似水墨艺术的水晕墨章的效果;例如在水的流动中产生的那种随意性、偶发性以及在与色彩相遇时的那种宛如天成的层次感。

  小纲画荷,画出了荷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前面说了,古今画荷者众多,它俨然已经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有关荷的形象体系。对于喜爱荷的画家来说,画荷,既是一种诱惑,又是一种危险。其危险在于,对于画荷的艺术家而言,最大的难题是出新。前人无数的画荷佳作就在眼前,模仿没有出路,创新谈何容易?我认为,小纲最大的创新点在于,他的画荷过程中,超越了中西两种画法,成功的融汇两家之长,画出形态各异、情趣丰富、具有自己独特个性,为他人所不可替代的荷。小纲所描绘的荷在形态和趣味上是多样的:有的具象的成分较突出但也不是面面俱到,而是具象中带有写意的特点;有的借用水墨的表现语言,甚至借用了现代抽象水墨的某种元素,具有淋漓酣畅的效果;有的突出雅致;有的强调野逸;有的色彩炙热;有的色彩冷峻;有的浑厚大气;有的清新可人…总之,他创造了一个独特的、丰富的荷花的世界。

  小纲画荷,画出了自己的人格修养和人格操守。

  小纲画荷又岂止是在画荷呢?这丰富的荷的世界,是他内心的写照,是他情感的独白,在荷的世界中,他沉浸了自己全部的思想和感受。就像这个世界并不安静一样,艺术界也并非一片净土,人各有志,有的追求时尚,有的追寻市场,有的渴望荣耀,有的潜心艺术。小纲属于后者。小纲来深圳十多年,不求闻达,一心教学、创作。在我们多年的交往中,始终能感到他心态从容,乐天知命。其实,他的画就是他的修行,就是他每日的功课。很多时候选择艺术,就意味着选择放弃,因为在灯红酒绿之中,很难出现这样的艺术,只有在荷的世界里,他的心灵才能得到休憩。看起来,他的荷离世界很远,离现实很远,但是,他的荷离他的心很近,只有自觉和世俗疏离,才可能亲近自然,亲近那一片美的荷田。

  小纲的荷,代表了深圳绘画的一种高度,深圳能出现这样的画家不容易。

  他不忽悠,我们不能因此就淡忘他;他不炒作,我们反而更要格外珍惜他。

  (作者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深圳市公共艺术中心艺术总监)

  

  • Copyright © 1998-2015 SHENZHEN POLYTECHNIC.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粤ICP备15008843号-1
  •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7098号
  • 邮编:518055
  • 总机:0755-2673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