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职撷声
[理念创新] 传承知行合一的文化精神
文章来源:督导室 古宏玲  发布时间:2014-12-20

——从建环学院“拜师礼”谈起 

  众所周知,师生关系是以传道、授业、解惑为中介而形成的一种特殊社会关系,是学校中构成教育教学的基本条件,也是一种极为重要的教学变量,它的内涵从低到高可分为教育关系、人际关系、信仰关系,它贯穿于教育过程的始终,直接影响和制约着教育活动的开展。前苏联著名教育家鲁普斯卡娅曾说过:“教育的基本职能就是要构建一种新型师生关系,以利于学生在和谐、愉快的氛围中健康成长。” 拜师礼是师徒结拜的见证,是由师生关系向师徒关系的递进。师徒关系较之师生关系,更为突出的是“知行合一” 。“知行合一”是中国古代哲学家为强调道德的意识自觉性和行为实践性的统一而提出的,即“不仅要认识,尤其应当实践, “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工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知中有行,行中有知。“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知不离行,行不离知,以知促行、以行促知,二者互为表里,不可分离,只有把“知”和“行”统一起来,才能称得上“善”。

  由此可见,拜师礼是传承知行合一传统文化精神的开端,如何以这一良好开端为起点,用知行合一的理念来构建高职院校新型师生关系?笔者以为,努力从教师层面、学生层面、师生共进层面分别实现以下三个统一是有效的,也是必须的。

  学高为师与以身立教

  在师生关系中,教师占据着主导地位,教师的一举一动、一思一想、一情一态,都清晰而准确地印在学生的心幕中,这种无声的示范效应和有声的教学语言交融汇合,就会在学生的心灵深处形成潜移默化的内化力量。而且高职院校教育质量的提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师所掌握的系统专业知识、技术体系和由品格、才能、情感等因素所构成的综合素质。

  笔者在工作过程中有幸分享到我校众多优秀老师教书育人的熠熠风采,且被深深地打动着。他们在教学中不仅凭着广博精深的学识和扎实的专业功底,更凭着身正为范的职业操守在“文化育人、复合育人、协同育人”中发挥着重要的心理导向、道德导向和价值导向作用;他们走上三尺讲台,教书育人,走下三尺讲台,为人师表。他们以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担当,“育苗有志闲逸少,润物无声辛劳多”,全力以赴,呕心沥血地指导学生探究神秘的科学世界,传递着人类智慧和文明的薪火。他们是名副其实的“双师型”教师,理论课教学内容娴熟,深入浅出,如数家珍,实训课指导周密细致,得心应手, “专业情结” “岗位情结”呼之欲出。他们不是以简单的说教展示师德,而是在“三育人”的教育理念指导下,以深厚的知识内涵和文化品位来体现;他们以自己美好的心灵塑造学生,激发学生的理想追求,从而在学生心理上唤起尊崇效应,使学生在“亲其师,信其道”的气氛下,发奋学习。

  从他们身上,我感悟到:以身立教应该是一种对教育本质的不懈探求,是扎根于教育土壤里的博爱之心;更应该是教师自身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进而在内驱力的作用下自愿自觉地对人生价值与生命祟高境界的执着追寻。

  教育是成就生命的伟大事业,人性的深邃,成长的漫长,过程的曲折,决定了教育也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工作,只有勇于攻克教师职业的特殊之难,才能体会它的特殊之美。只有不断增加自己的生命能量,才能有力量托起他人的生命。显然,以身立教需要培养,需要教育,更需要的是每位教师的自我修养。

  读有字书与读无字书

  金克木老先生在“书读完了”一文中,将读书分为:跪着读的书——神圣经典;站着读的书——权威讲话;坐着读的书——为某种目的而必读之书;躺着读的书——文艺类书籍;走着读的书——能自身与之对照,与之谈话的书。老先生在这里细分了读书的姿态,旨在强调要善读书,而不唯书,善于把读“有字之书”与读“无字之书”结合起来,才能获得更多知识,成就大的事业。国外以皮亚杰、布鲁纳为代表的建构主义学习理论也认为,学生学习的过程是建构自己知识的过程,知识不只是通过教师传授得到的,而是学习者在一定的情境即社会文化背景下,在日常生活中,形成和积累经验,并借助他人的帮助,利用必要的学习资源,通过意义建构的方式获得的。有人曾做过这样一种概括:“读有字之书仅是物理作用,读无字之书才是一种化学反应”。用知行合一的理念构建高职院校新型师生关系既需要读有字之书的“光合作用”,更需要读无字之书的“化学反应”。即按照宽基础、重实践、备专能、求创新的知识架构目标,把学生学习的空间拓展到课堂和网络之外,延伸到社会之中乃至国际舞台,实现由空头说教、简单灌输向贴近生活、紧扣时代前进步伐,由停留于对书本知识道理的认识向接受实践检验与磨砺的行动转化,着力引领学生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心灵去感悟,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用自己的语言去表达,去判别万物之美,去体悟成败之理;要引导学生开展丰富多彩的创新创业教育活动,促进学生练思想、练作风、练本领,激发锐意创新的激情和刻苦钻研的兴趣,培养坚韧不拔的意志和自强不息的精神,养成认真、严谨、规范的工作习惯,练就诚实守信、持之以恒、勇攀高峰的人格品性。提高学生社会适应能力和自我发展能力,使其成为“德业并进,学思并举,手脑并用”的高素质人才。

  自由平等与协同发展

  在以学生﹑体验和情景为中心的高职教育中,教师和学生既是具有不同身份﹑任务及行为规范的自由平等的主体,又是协同发展﹑携手共进的合作伙伴,在塑造高职院校新型师生关系中,自由平等是意识,是前提;协同发展是行动,是必要的努力。师生之间在常规管理上虽然存在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但在人格尊严上是平等的,老师对学生行使具有权威性、强制性特点的行政管理权,并不是一种压制,而是对规则的服从和执行,否则,整体秩序就会受到威胁。在这里,并不否定个人的自由平等,因为任何个人的自由平等都是相对的,都必须以行为规则为底线,从履行规则各司其职的意义上看,老师有管理的自由、没有不作为的自由,学生有服从的自由、没有不执行的自由。只是教师在行使管理权时,应注意尊重学生的人格尊严,保护学生的个人权利,即使是对学生的过错进行处理,也应注意对事不对人, 不能从人格上否定学生。

  实现师生自由平等与协同发展的统一,可侧重从课堂内和课堂外两个方面着力。课堂内教师要努力营造和谐、平等、民主的教学文化氛围。首先,教师要将提问权下放给学生。创新始于问题,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说过,“疑者觉悟之机也”,“小疑小悟,大疑大悟”。大量教学实践证明,将提问权利还给学生,比教师主观设计问题更能激发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积极性。课堂上由教师提出的问题,未必是“学生的问题”,学生一旦被动地接受问题,剖析问题,表面看似学生解决了问题,却不一定真正达到从释疑到训练思维的效果。其次,要注重师生角色的互调。教学是一种信息交流活动,其主角一直是“闻道在先,术有专攻”的教师。学生只是当然的接受者、倾听者。严格地说,这一过程仅仅是信息的传递,并没有达到信息的“交流”。要打破这种传统的信息单向交流模式,为学生创设一个宽松、开放、自尊、自信的教学环境,让学生自主地扮演“教”的角色,参与到教学活动中来,也成为信息与知识的传播者,这既能从根本上改变学生学习上的依赖心理,使学生由一个被动的知识接受者成为一个主动的知识探索者,把学习的主动性发掘出来,同时,也能使教师在与学生互动中教学相长,增长才干,与学生携手共进,协同发展。

  课堂外可通过学生社团、学生服务,让学生自我参与管理来拓展自身的素质能力。实践证明,书院的建立使课堂外的育人工作卓有成效,它加强了师生间的相互理解与尊重。书院里,老师对学生均抱以良好的期待,期待他们有所改变,有所作为,当教师这份期待转化为学生的“自我激励,自我期待”时,就会产生“皮格马利翁效应”,就可能转化为成功的喜悦;它还促使了师生间的深度互融,师生在自律自强自我精神成长的同时又可在相对集中的生活圈子里建立起共同的价值观。

  ◎文化小讲堂

  知行合一

  明武宗正德三年(1508),心学集大成者王守仁在贵阳文明书院讲学,首次提出知行合一说。王守仁的“知行合一”思想包括以下两层意思。

  1、知中有行,行中有知。王守仁认为知行是一回事,不能分为“两截”。王守仁极力反对道德教育上的“知行脱节”及“知而不行”,王守仁认为,良知,无不行,而自觉的行,也就是知。

  2、以知为行,知决定行。王守仁说:“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工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意思是说,道德是人行为的指导思想,按照道德的要求去行动是达到"良知"的工夫。在道德指导下产生的意念活动是“行为”的开始,符合道德规范要求的行为是 “良知”的完成。

  

  • Copyright © 1998-2015 SHENZHEN POLYTECHNIC.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粤ICP备15008843号-1
  •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7098号
  • 邮编:518055
  • 总机:0755-2673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