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职撷声
[理念创新] 创业教育“三重问”
文章来源:创业学院 黄伟贤  发布时间:2015-06-18

  筹划半年的创交会终于华丽落幕,鲜花和掌声渐已沉淀,留在心里更多是反思与探寻。出于职业兴趣,我一直关注着小微企业,服务于小微企业,尤其是校友们经营的企业。2014年夏天,我针对学校近4年所孵化的40多个初创项目逐一访谈,聆听到50多位创业者“ZERO TO ONE”的故事,在问及“创业过程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时,“自身能力不足、经营不善、缺乏业务、缺乏资金”成为4只拦路虎,各占25%。如此一致的比重着实让人深思,也使得大学生创业的瓶颈问题浮现水面。“创交会”筹划时,我们坚定地提出:要实现“资本、业务、人才、智慧”立体化、全方位的交流,正是源于创业者的核心诉求。

  一个立志创业的大学生,从想法走到项目,从项目走到团队,从团队走到企业,再从企业走到事业,他所要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是纷繁复杂,也是层出不穷的。在我看来,“创交会”最大的价值不仅仅是引发社会更加关注与支持日益增长的“创业新生代”,更在于唤醒社会对创业教育更深入的思考——创业教育到底应该教什么?

  我很认同古人对教育的经典定义:传道,授业,解惑。就创业教育而言,我们要传什么道?授什么业?解什么惑呢?这三个问题举足轻重,我反复的思考并尝试回答。

  首先思考“传什么道”。经典对“道”的定义是道德、品德,为人之道;更直接地说,就是作为人,何谓正确。这是稻盛和夫在《活法》中开篇立论说到的,企业经营者需要哲学,这个哲学就是最简单、质朴的做人道理——作为人,何谓正确。稻盛先生在27岁创立京瓷,那时候他既没有知识又没有经验,根本不知道如何把企业办好,无比烦恼之余,他决定“将作为人应该做的正确的事情,以正确的方式贯彻下去”,以此原则坚持经营近60年,缔造出两个世界500强企业,并在日本经济持续衰退的环境下,一直保持每年两位数增长。

  回顾自己访谈校友企业的历程,曾看过一位校友三十出头就拥有千万财富,昨天还在超甲级写字楼里“运筹帷幄”,今天就被法院起诉,背负巨债消失于江湖;也曾看过一位校友苦心经营企业10多年,几度浮沉,最后还是分崩离析,家庭和事业均面临破产边缘,痛定思痛,决意重拾壮志,超越自我,东山再起。一个个鲜活的故事一再告诉我颠扑不破的真理:企业,就是创业者人格的外化。没有一个正直而又健康的人格,就不会有一家持续让人尊敬的良心企业。传道的时候,就得为这些准创业者们树立起端正的人生哲学。

  传道,除了传授“为人之道”外,还要传授“为商之道”。为什么创业?这是创业者经营企业最核心的问题。如果把企业比喻成大树,那么创业的动机和理念就是树根——动机不纯,理念不正,这个企业早晚会崩塌。在上面提及的调研中,40%的创业者是为了“自我实现”,19%的创业者是为了“不想打工”,10%的创业者是为了“免费场地”,也有10%是为了“兴趣爱好”。我无法否认这些创业动机都是积极的、善良的;就如同我无法否定那些树根尚浅的树苗。如果创业只是为了“不想打工”,或者“免费场地”,那我大概可以猜测,当企业遇到稍大困难时,这两类创业者很容易就“掉队”;当企业遇到更大的挑战与压力时,那些凭“兴趣爱好”的创业者也会相继消失;最后还能“枝繁叶茂”的创业者,往往就是那些扎根于对顾客需求深刻理解,对他们痛苦感同身受,并发自内心爱他们,立志于服务他们的那群创业者。然而,动机往往是没法教的,但在创业教育过程中,我们至少得告诉创业者,他需要不断觉察自己的创业动机,因为这个动机将决定他们企业根基到底有多深,而根基的深浅又决定了企业到底能够做多久。

  在学生创意创业园里有一种奇怪的现象,就是驻园期间业绩还不错的企业,退园不久就“死掉”。在一次企业洽谈中,我找到了问题的结症。那次交谈里有一位外面企业的负责人愤愤不平地告诉我,园区企业把他们害惨了——在西丽设计制作一幅普通海报,行情大概是24块,而园区企业可以把价格做到16块,甚至14块! 他们开始很诧异,觉得现在大学生创业果然厉害,成本控制的水平非常惊人,结果经过他们认真调查,发现园区企业“成功”之处竟然在于零房租。没有借助于优厚的孵化环境,尽快把核心竞争力培养起来,而去故意压价,破坏行业生态,这个初心已不正,行为已违反“为商之道”,一旦失去优越的孵化条件,自然也就失去生存的机会。可见在创业教育过程中,“传道”得双管齐下,一手抓“为人之道”,一手抓“为商之道”。

  接着思考“授什么业”。在“创交会”举办前,我们对160多家具有参展意向的企业做过需求分析,让我感到吃惊的是,80%参展企业竟是“全需求”——也就是说,他们在“企业经营、市场营销、发展战略、商业模式、产品开发、政府政策”等领域均渴望得到导师指导。这个现象背后不排除有个别企业填写态度不严谨,造成“全需求”假象,但我更愿意反思这个问题背后的真实状况。从上述调研看,在“选择当前创业项目的原因”回答中,49%的创业者是因为“专业优势”,20%的是因为“兴趣所致”;另一组数据同样具有参考价值,在“创业者选择合伙人的来源”回答中,38%是“同专业”,12%是“同年级”,19%是“同一学生组织”。再对比前面提及“创业遇到的最大困难”,我们不难发现,学校大部分创业团队有两个明显短板:其一是团队核心成员能力同质化严重;其二是团队具有一定专业知识,但普遍缺乏企业经营的基础知识。因此,创业教育的“授业”重点,应该是教授创业者如何经营一家企业。经营是科学与艺术的有机结合,科学部分是基础,决定企业能够“正常走路”,艺术部分是放大效应,决定企业“走得优雅”。在教育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我特别建议加入企业经营的基本知识,让创业者们能够沿着正道去拼命,而不是拼了命去找正道。

  最后思考的是“解什么惑”。“创交会”当天,我们设计“导师咨询区”,目的就是让各行各业一线专家为广大创业者解惑。解惑,虽然排在三者最后,但在我看来,它是每一位创业导师的基本功,是创业教育的常态。创业者在创业初期所关注的困扰,大多是短期问题;而这个时期的创业者对问题容忍度往往比较低,喜欢站在问题跟前思考对策,这样预留的思考空间并不大,容易被一个个问题牵着走,这个时候特别需要科学的“解惑”。

  能够针对创业者的提问,直接给予科学的答案,固然可以帮助创业者迅速突围而出,但也容易留下两个遗憾:其一是创业者容易养成托付心理,总觉得自己不够好,一定要有高人指路。其二是创业者没有养成学习意识,有了鱼,就不用渔。

  作为一种教育方法,我认为,解惑的关键不在于回答,而在于提问。通过有效地提问,可以不断启发创业者看到问题的本质,还可以帮助他建立更高的自信,让他们养成思考并自行解决问题的习惯,这个习惯的养成往往比解决当下问题更有价值。况且,时代日新月异,每一天都有新事物对旧事物的颠覆,创业者所面临的问题未必都在创业教育者的经验之中、能力之内。如果一直秉承解惑的教师本位思想,容易误入歧途,还不如让迷惑者成为解惑的主体,事实上,也只有迷惑者才能真正解自己的惑。创业教育者的着力点是让迷惑者有足够的信心去面对问题,有足够的空间去解决问题,这个信心的唤醒和空间的打开,才是创业教育者解惑的重点。

  • Copyright © 1998-2015 SHENZHEN POLYTECHNIC.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粤ICP备15008843号-1
  •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7098号
  • 邮编:518055
  • 总机:0755-2673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