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荡舟
又是槐花飘香时
文章来源:陈永力(党委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0-06-24

   时令已近农历五月,正是故乡的槐花吐蕊待放的季节。每每午夜梦回,对故乡的思念中,依稀又看见那临风飘落的细碎的小白花,又闻见一树槐花香。

  在豫南农村,槐树是不受乡人欢迎的树种。槐树生长得慢,树干低矮,且容易弯曲,是一种不成材的树。槐树的枝叶也不够茂盛,不能为炎炎烈日下农忙归来的人们送上浓荫。这真怪不得人们不喜欢它呢。人们喜欢的是桐树,杨树、椿树、柳树,他们都是有用的树。我小的时候,常听人说:“北坡地头那棵桐树一年就蹿一人多高,有碗口粗了”,“屋后的杨树再过两年,就能挑大梁了”,“到村口柳树下乘凉吧”,“椿树长得又快又直溜”。人们很少提到过槐树,好象它们不存在似的。也许喜好玩耍的孩子们喜欢槐树的低矮,便于攀爬吧?可是爬上去,却发现树枝上长满了细小而坚硬的刺,一不小心,就被刺破了手脚。从此孩子们也不喜欢槐树了。槐树实在是一种没用的、不惹人喜爱的树。

  我从来没见过有人栽种槐树,也不知道村里的槐树是什么人在什么年代栽种的。那时,我常常一个人对着天空,傻傻地想,也许是飞过村里的鸟儿嘴里衔落的种子落地生根了吧?大人们是不会浪费时间和精力栽种这种没用的树的。在我的记忆中,村里的槐树一共也不超过10棵。我家有两棵,都长在祖屋后的粪堆旁。像村里其它槐树一样,这两棵槐树一点也不粗壮,枝叶稀疏,且布满了尖刺。我的父亲、祖父从来没说起过这两棵槐树的来历,也从没商量过将来用它们做什么物件。它们唯一的用处就是拴牛。一年又一年过去,这两棵树一直就在哪儿,默默经受着风雨雷电,经受着严寒酷暑,没长高,也没长粗,没有任何的变化。在日升日落的漫长岁月中,陪伴这两棵槐树的是一头头老去的沉默的黄牛。

  一年中槐树只有一次引起过人们的注意,那就是开花的时候。农历五月,杏花、桃花、梨花已经斗过芳菲了,杨花、榆荚也都漫天飞舞过了,槐花才悄无声息地开始绽放。白色的散发着淡淡素雅清香的小花,开成一长长的一串,与绿叶相互掩映,煞是好看。槐花不仅好看,好闻,而且被乡人用来做成食品。每逢槐花盛开时,人们将镰刀绑在长长的竹竿上,把槐树的枝叉砍削下来,摘取槐花,拿来食用。槐花有两种食法,一为加盐直接炒食,作为佐餐的小菜;另一为加面粉蒸食,做成槐花糕,是主食。这两种槐花食品的味道如何,我记忆中已没有丝毫痕迹了,只记得当时大人、孩子都吃的津津有味,想必是不错吧。槐花的花期很短,只有10来天。长长的一年中,只有在这短短的花期里,槐树才风光一回,而且付出了折枝断叶的代价。剩下的日子,人们又忘却了它的存在。

  我18岁时到数千里外的长春求学,从此故乡和故乡的那些槐树只能时时出现在梦里。偶尔几次回故乡,那些陪伴我度过童年岁月的槐树,和那些像槐树一样默默无闻的、给过我关爱的老人一样,都已慢慢离去,故乡反倒越来越陌生了。我多想时光能够倒流,让我重回幼时的乡村,再看一眼祖屋后的那两棵槐树,在祖父、祖母慈爱的目光里,再吃一次槐花糕呀!

  • Copyright © 1998-2015 SHENZHEN POLYTECHNIC.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粤ICP备15008843号-1
  •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7098号
  • 邮编:518055
  • 总机:0755-2673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