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荡舟
诗意红楼
文章来源:华侨城校区 陈英姿  发布时间:2015-09-25

  读《红楼梦》,有很多种读法,很多种角度。

  从诗的角度,可以看出红楼儿女个个是行家里手。作者曹雪芹匠心独运,赋予小说中人物能赋能写的高超才华,通过诗暗示了人物多舛跌宕的命运,也使这部巨著在诗的角度独辟一园春景,姹紫嫣红开遍。

  小说诗意展现笔墨浓厚、写法精巧的是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衡芜院夜拟菊花题”、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薛衡芜讽和螃蟹咏”、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前两回把大观园才子佳人的诗情点染抒发到极致,后一回可以说在重建诗社后又达到一个诗会的巅峰。余则第二十七回黛玉“埋香冢飞燕泣残红”、第五十回“芦雪亭争联即景诗”、第七十六回“凹晶馆联诗悲寂寞”、第七十八回“老学士闲征姽婳词,痴公子杜撰芙蓉诔”,这些诗有的过于悲切,有的应景而作,即兴而联,才情逸飞,不过略少见意境。

  总以为,较好地感受诗歌的不总是那些让人流泪的诗,《葬花吟》“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是把黛玉的悲恸写到极点,从悲剧美的角度欣赏,不失为一首好诗。《芙蓉诔》写得缠绵悱恻,“岂道红绡帐里,公子情深;始信黄土陇中,女儿命薄!”,把宝玉的女儿情深表达得淋漓尽致。

  但海棠社和桃花社不同,它的魅力在于参与人数众多,人物因性格各异而情感表达亦各有所异。如宝玉的玩世不恭,黛玉的多情哀婉,宝钗的持重敦厚,湘云的活泼俏丽,使诗风呈现出瑰丽多姿的色彩,哀而不伤,艳而不俗,雅致秀美,谐而为一。

  曹雪芹写诗有很多种方法,有时写人物独自吟咏,黛玉在这方面表现得较为突出,有时写完了诗还把它撕了,好像不在乎自己的呕心之作有什么价值;有的写联诗,湘云和黛玉有一段联诗最后引出了一句“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奇谲之语;还有写学诗,描写香菱学诗时自然引出了黛玉对写诗的体会。黛玉写诗着重立意,意趣真切,词句倒是末事,而宝钗写诗则不同,她看重的是诗风要有闺阁大雅之气,在宝琴写出“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众人一致说好时,宝钗却说“总不免过于丧败”。但小说给读者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作者最擅长写赛诗,也就是说,作者借诗社、诗会,让红楼儿女在同一题材下作诗竞技。在风雅诗会中,通过命题限韵,考究个人才华,道白独特自我。

  红楼诗会的缘起是探春偶起的念头。小说写元妃归省之后,众姐妹住进大观园。大观园珠环翠绕,水榭亭台,风光无限,如不吟诗作画,岂不辜负这一片良辰美景。于是第三十七回作者有意安排了这么一个桥段。一日,宝玉突然接到探春的一幅花笺,言辞恳切,词句精美。原来探春小病初愈,兴味悠长,羡慕历来古人“虽因一时之偶兴,每成千古之佳谈”的风骚,想效仿他们在名利场中“或竖词坛,或开吟社”的雅兴,感叹“风庭月榭,惜未宴集诗人”,期盼“帘杏溪桃,或可醉飞吟盏”,探春一女儿身,发出“孰谓雄才莲社,独许须眉;不教雅会东山,让余脂粉耶?”的呼喊,希望在大观园里举办兰亭雅会,并流露出若宝玉“造雪而来”,自己则“扫花以俟”的真诚期盼。这封邀请信探春用心地例举了历代名人如东晋名僧慧远、晋代诗人谢安、晋代书法家王羲之,还有王羲之之子王子猷及唐代诗人杜甫的典故,写得情真意切,使人看了无不为之心动。再说宝玉一看自己是被力邀的对象,即喜不自胜,立刻动身前往秋爽斋。

  所谓文人雅会像起诗社什么的,参与者必定要有雅号,才不枉风流潇洒。于是个人依所居之院落取号。李纨称自己住在“稻香村”,因号“稻香老农”;探春本想取“秋爽居士”,但被宝玉觉得“居士”显得累赘,觉得秋爽斋梧桐芭蕉甚多,不妨另取一个,于是探春喜爱芭蕉,改为“蕉下客”;探春取完自己,又替黛玉取号为“潇湘妃子”,沿用当日娥皇女英洒泪在竹上成斑的典故,黛玉所居“潇湘馆”因竹子甚多,又因爱哭,所以其本人默认此号,“黛玉低了头,也不言语”;李纨替宝钗取号为“衡芜君”,也较符合“衡芜院”中宝钗高贵娴雅的气质;宝玉的雅号是闹了笑话的,宝钗一会儿说他叫“无事忙”,一会儿说他是“绛洞花主”,最后“正经”地送了他“富贵闲人”的号,宝玉也不生气,乐得说:“当不起!当不起!倒是随你们混叫去吧!”宝玉性情随和,尤其是被姐妹们当作笑玩的时候,他是不大在意的。黛玉知宝钗玩笑,于是出面取号为“怡红公子”,“怡红院”翩翩一公子,众人叫好。迎春、惜春觉得不大会作诗,本不想起号,但被众人推搡着起了“菱洲”“藕榭”,也因了居所名“紫菱洲”和“藕香榭”,一位负责出题限韵,一位负责誊录监场。李纨序齿大,自当社长,请迎春、惜春当副社长,又说遇到容易些的韵脚,她们三个也随便作一首,但其他四个,是一定要限定的。说是诗社,每人的自由度有所不同,要求也不一样。所以这么一说,迎春、惜春也无压力,只能悦服。

  探春雅兴正高,她是绝不赞同姐妹另择一日再起诗社的。“明日不如今日,就是此刻好”,急迫之情溢于言表。众人不忍扫了她的兴致,于是琢磨出什么题。李纨方才见抬进两盆白海棠,于是想咏白海棠。迎春不解,说花还未赏,如何作诗。毕竟迎春不大会作诗,才说出这样的话。这时宝钗说道,不过是白海棠,何必见了才作,古人的诗赋,也不过都是寄情寓兴,要等见了作,也没有这些诗了。于是白海棠本是当日贾芸送给宝玉的两盆花,转眼便成了大观园首届诗社吟咏的首个对象。但这个对象是不见其影的,除了李纨见过,宝玉因匆匆赴会,没见着,其他人更是不着一眼。本想抬来大家一起欣赏,但宝钗一句话,说得迎春惜春无言,其他四个诗才好的也不反对。须知诗歌创作是要靠联想想象,如拘泥于眼前所见,未必能作出好诗。由此看出,宝钗深谙此道。

  秋爽斋题咏白海棠,是红楼儿女组建首届诗社“海棠社”的缘起,掀起的是才子佳人精彩诗会之首场比赛和表演。如此一来,菊花、螃蟹、柳絮、红梅等纷纷入诗,诗会赛况空前,拟写、评赏、奖罚等种种闲情雅趣在读者面前展露无遗,黛玉、宝钗两位诗作高手轮番较量,诗风迥乎不同、才力不相上下,红楼诗意也因此产生了韵味悠远、品之不尽的艺术魅力。

  • Copyright © 1998-2015 SHENZHEN POLYTECHNIC.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粤ICP备15008843号-1
  •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7098号
  • 邮编:518055
  • 总机:0755-2673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