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荡舟
人之初那一抹挥之不去的焦虑
文章来源:心理健康与咨询中心 韩丹  发布时间:2015-10-05

  试析《精神病患者的美丽心灵世界》

  《精神病患者的美丽心灵世界》(GET OUT,2010)是一部别具存在主义心理学视角的法国短片。精神病患者盖瑞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无比惬意地沉浸在美丽的幻想中,门外充斥着恐怖肃杀的气息。医生苦口婆心劝说他走出房间,最终他被医生强行拖出房门。在一声啼哭中,一个小生命降生了。盖瑞栖居的房间意即母亲温暖的子宫,他美丽的幻想,展示了胎儿丰富细腻的内心世界。短片构思别出心裁,结尾可谓柳暗花明,引发人们对于生命和存在的无穷遐想。

  生命与心灵启程于胚胎

  生命本身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生命最初阶段有很多未解之谜。研究表明:生命与心灵的启程是从胚胎开始的!

  美国心理学家托马斯?伯尼发现,胎儿早在3个月时,就会对剧烈的铃声产生痉挛性胎动。胎儿还能表达自己的情感,当母亲与人争吵时,他(她)便在腹内拳打脚踢。在妊娠后期将光送入子宫,则胎儿眼动增强。子宫内窥镜还发现,用一根小棒碰触胎儿手心,胎儿会紧握小棒。

  短片形象地展现了精神病患者盖瑞在房间里怡然自得、衣食无忧的生活,这正是胎儿在母亲子宫里温暖舒适状态的真实写照。盖瑞说,“我在这里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脐带供给了胎儿所需的所有营养。在温饱这个人类最基本的需求得到保障的基础上,在盖瑞的眼中,这个房间简直就是天堂!无须劳作,尽享人间美食,如此人生,岂不快哉?!

  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正如医生所说的,“所有的事情都必须有个了结。”在子宫中住了280天的盖瑞(胎儿),即将瓜熟蒂落。就在出生那一刻,他对于子宫依依不舍、无限眷恋,面对门外未知的世界充满了焦虑和恐惧。在我看来,《精神病患者的美丽心灵世界》远比看上去的要深刻得多。它不仅仅是骇人听闻地把精神病患者和胎儿做类比,也不是哗众取宠地想要展示“胎儿在子宫里的生活很惬意”,它传递的是更为基本、却往往被人忽视的观念——从胎儿具有意识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不是宠物,不是机器,不是完成父母未竟梦想的工具,不是光宗耀祖、传宗接代的螺丝钉。他是一个生命,一个有着情绪的生命。焦虑也好,恐惧也罢,对于世界,他在用心地感受着属于他自己的人生。

  幻想是心理发展的基础

  短片把胎儿与精神病患者做类比,并非是空穴来风。在心理学家看来,婴儿是分不清幻想和现实的,就像精神病人。但是幻想对婴儿来说,就是真实的现实,它并非病态,对心理发展有积极的意义,是心理发展的基础。

  我们可以看到月子里的小婴儿,在吃饱睡着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笑或哭。俗话说,这是梦婆婆在教他知识。克莱因认为,是本能驱力让婴儿内心充满了幻想。即使在成年人身上,幻想依然是维持心理健康不可或缺的部分。在现实世界中,人们可能体验到绝望和无助,在幻想世界中,人们可以躲避和发泄情绪,重新找到慰藉,从而恢复新的平衡。

  在庄子的眼里,人生甚至就是一场大梦。庄周梦蝶飘飘然,梦里全然忘记了自己是谁。他醒来后,十分疑惑,“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这就是人生,亦梦亦幻的人生。

  人生百年如何超越焦虑

  人从何而来?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正经历着严重的存在性焦虑。人们用各种成瘾——酒精成瘾、网游成瘾、赌博成瘾、工作成瘾——来宣泄着来自内心的呐喊:如何生活才能更有意义?人们总是试图成功地填补空虚,聊以自慰,以为这就是存在的意义。其实对于备受煎熬的内心而言,这只是欲盖弥彰地粉饰太平和自我欺骗。

  存在性焦虑是人类必然的宿命。从生命开始的那一刻起,焦虑就如影随形,伴随着生命的成长。托马斯?伯尼认为,母亲的焦虑,只要不超限度,对胎儿自我的发展有益。焦虑对于人格发展和人类活动都起着重要的作用。它的功能就是向自我发出危险信号。当这种信号出现在意识中时,自我就能采取措施来对付危险。

  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意味着莫大的喜悦,同时也意味着巨大的创伤。克莱因认为,婴儿猛然被“抛入”了陌生的世界,这就是出生所造成的创伤。新生儿和精神病患者一样,幻想着被迫害和被攻击,他的内心世界一分为二:好的感觉(爱)和坏的感觉(恨)。克莱因称之为“偏执——分裂状态”,婴儿使用的防御机制是幻想和分裂,应对的是焦虑(迫害焦虑),其实是对自己存在的焦虑。“生存是在深渊的孤独里”。子宫是我们永远回不去的故乡,死亡却是我们唯一的归宿。“人生寄一世,庵忽若飙尘。”每一个人都如同盖瑞一样,在这毫无选择的宿命之中,张惶无助、茫然失措、孤独无依。

  人类在超越存在性焦虑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西方人超越这种焦虑的途径主要是皈依上帝、寄情于哲学与艺术。在当代社会则会依靠心理治疗。中国人超越存在性焦虑的途径是:或走向自然,或追求成仙,或耽于享乐。后两种方式都是否认和逃避,焦虑却始终存在。

  在麻木、庸俗的日常生活中,在焦虑如影随行的人生里,怎么才能真正地超越焦虑呢?海德格尔提出两种方法:“先行到死中去”和听从“良心的呼唤”。恰恰是存在性的焦虑时时在提醒着我们,人之所以为人,不仅在于我们是地球生物链的最高层,而且在于我们能够思考和回味,接纳和超越,去往精神的彼岸。既然人生之初,焦虑是造物主赐予我们的镣铐,就让我们戴着镣铐,尽情地舞蹈。

  • Copyright © 1998-2015 SHENZHEN POLYTECHNIC.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粤ICP备15008843号-1
  •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7098号
  • 邮编:518055
  • 总机:0755-2673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