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荡舟
甜蜜的苦役
文章来源:数创学院 杨骏  发布时间:2015-10-25

  甜蜜的苦役

  夫妻一同参赛

  法国PBP(Paris-Brest-Paris)长距离自行车竞赛,是国际业余自行车界最大盛事,每四年一次,已有100来年历史。赛程自巴黎起,经过法国西部海滨城市布瑞斯特,再折返巴黎,全长1200公里,限时90小时。当你精疲力竭的到达终点时,会有观众和你大力的握手、鼓掌,或者拥抱,除此之外,没有金牌,没有名次,没有奖金,这就是著名的PBP骑行挑战赛。

  这个和环法齐名的著名骑行活动,在中国大陆,直到2015年前,没有一个人完成。2011年,曾有10几位大陆骑手第一次去参赛,但无一完成。今年,共58个中国人,再次前往法国,欲在第18届PBP上,打破中国人无人完赛的历史,实现零的突破,我和我的太太,有幸成为其中的两员。而且,我们是两人共同骑行一辆双人协力车,根据已知的资料,若我们挑战成功的话,将是中国乃至华人地区第一对骑双人车完成PBP挑战的伉俪。

  把“90小时”、“骑行1200公里”,“100余年首次”、“零的突破”等关键词组合在一起,在大多数国人看来,真的是一件为国争光的大事,但在中国业余骑行水平飞速发展的大背景下,经过国内200公里,300公里,400公里,600公里的一系列挑战洗礼,这次58人去法国,实现零的突破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悬念的。但再查查赛事资料,最快的完赛记录居然是不到40小时。这种水平哪怕是中国国家队的职业选手,也望尘莫及。我们这帮业余骑友的水平,绝无可能冲击什么记录,所以我们清楚地知道我们代表自己就够了。

  飞行了10000公里,还得饥寒交迫,风餐露宿,忍受坚硬如铁的运动自行车坐垫带来的90小时折磨。整个去法国的挑战过程,就是一个花钱买罪受的买卖嘛。对于你我这样的普通人,意义何在呢?有一位著名的登山家说:“攀登雪山,就是甜蜜的苦役。”一次甜蜜的苦役,这句话,作为这次法国之行的注解,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在酒店住下来,隔壁房间是丹麦人,楼上是泰国人,隔一栋楼是一帮英国人,第二天,开来几辆房车,又来了一伙西班牙人。每天,大家都乐呵呵的打招呼,整理装备,调试自行车。闲下来的就兴高采烈地互相围观,用半通不通的语言沟通。PBP,就是全世界自行车爱好者的一个大Party。让你和全世界的6000个和你爱好相同的人聚在一起,看着他们不远万里带过来的各种各样、新老不一的自行车宝贝,真的大开眼界。

  出发的时候,大喇叭里有解说员解说,两边站满了观众,前面是警车压阵,这待遇,简直就是参加环法嘛。最让人感动和享受的,是热情的要命的法国观众,你会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碰到给你鼓掌喝彩的当地人。很多小镇,像过节一样,精心制作了很多自行车主题的雕像,在自家院子的墙头上,扎几个观战的稻草人;很多家庭,全家出动,摆出座椅,拿自家土产免费招待挑战者的;我们的队友,有敲开人家的大门住宿的,有给小朋友签名的,有和排成一队的小朋友击掌的;还有很多志愿者……这次法国之旅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自行车骑行文化。

  不过,除了甜蜜,苦也是真苦。第一次在异国他乡骑车,法国人差不多所有的食物都是冰的,水也是冰的。所有的食品都有奶制品的味道,还不放盐,不是酸的就是甜的。据说基本上参赛的中国人都吐过。

  还有天气,挑战开始后的凌晨,开始吃苦头了,只要一到这个点,来自南方的我们都冻的哆哆嗦嗦。把所有想到的东西,头巾啊、救生毯啊,都裹在身上了。越接近布勒斯特越冷,晚上只有5度。大半夜的,两边的田里飘出一阵阵湿冷的雾气,钻到你全身的骨头里,真的是要命。

  因为经验不足,寒冷的天气让我在挑战过程中跟腱韧带发炎,我们的双人骑行挑战止步于448KM处。相当的遗憾。不过好在深圳同去的一共8人,最终有5人完成了挑战,也算是不错的成绩。不过2019年,我们一定会再次参赛的。

  这一次法国之行的点点滴滴,无一不让我回味良久,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在享受运动。

  不管怎么说,我们是第一对退赛的中国夫妇,尽管我们没有成为“第一对骑双人车完成PBP挑战的中国夫妇”,但我们有幸成为了“未能完成PBP挑战的第一对骑双人车的中国夫妇”。

  • Copyright © 1998-2015 SHENZHEN POLYTECHNIC.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粤ICP备15008843号-1
  •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7098号
  • 邮编:518055
  • 总机:0755-2673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