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天地
 
“中华蜡魂”刘子龙
文章来源:腾讯视频 发布时间:2014-4-11

请稍候...


    刘子龙,现年73岁,河北唐山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常务理事,刘子龙现为深圳设计联合会高级顾问、深圳职业技术学院艺术设计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彩色蜡扎染艺术专利发明人,他被誉为中国现代蜡染绘画之父。

记者:老师您这边能给我们展示一下这个乱线画法如何进行?

刘子龙:“做起来很自由自在,很方便,它不受任何累赘的拘束,不需要刀削去描,这个很大气,就是很自由自律的,这样做的话可以施展它的情绪发挥、色调的均衡、构成,要掌握这一点,另外的话在颜色搭配上,要强调黑白灰这三个调子的层次,我那种乱线指的是用钢笔画的,我是用钢笔画淡彩的时候,那钢笔随意的(画)很多线,是那种乱线,这里面出的是肌理效果,现代绘画就强调肌理,那么蜡染绘画呢,蜡染的功能在这里面起到很大的作用,很重要的作用。

刘子龙介绍说,蜡染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三十多年前,在他进入这个领域时,蜡染只被人们当做一种民间传统的工艺,经过自己数十载的研究,结合自己的艺术功底,他完成了传统工艺向现代蜡染绘画艺术的蜕变。

记者:老师您认为现代蜡染绘画它的独特性或者是唯一性,最有特质性的地方是什么呢?

刘子龙:现代蜡染实际上为什么要叫现代蜡染,就是为了区别传统蜡染,那么过去的传统蜡染没有形成绘画,就没形成一门艺术,那它俩之间一个是商品,一个是艺术品,它的形式改变了,它的门类改变了,那种是实用生活用品,这种是纯艺术品,那么现代蜡染绘画,实质上就对接着世界上的现代绘画,当西方国家还在再现自然的时候,我们老祖宗已经意象了,我们中国绘画都是意象绘画,大写意这种象征性的绘画形式已经都出现了,实质上真正的要是作为抽象绘画的根源的话,我认为应该从中国的根上追,起源于中国。

刘子龙工作室位于深圳职业技术学院艺术设计学院教学楼的顶层,门口错落地悬挂着学生们栽种的小植物,老先生说,当时他最大的考虑就是第一道工序完成后,印染作品的布料要晾干,所以工作室外需要有足够的空间和阳光,接着才能继续下一步的创作,这里自然也就成了他给学生们现场讲课的地点。

刘子龙:这个工具的话是在纺织上用的,这叫恒温水浴锅,传统蜡染的话它不用这样的工具,这是彩色蜡染在中国出现以后,再采用这个,这个的优点是什么呢,它能够把这个蜡液能恒温,掌握它的温度,一般蜡染的话它使用的材料就是固体蜡,固体蜡的话一般都是有石蜡,还有蜂蜡,这两种蜡。石蜡的话比较脆,蜂蜡比较软、比较细腻,画细腻的东西一般都是使用蜂蜡,有的时候是用蜂蜡跟石蜡配合在一起,调整在一起。你比如说我拿这个蜡,这个蜡是石蜡,这个蜡的话一般我们掌握的温度都是在80度,看你所需的这个蜡温的粗细,现在的话这个是石蜡跟蜂蜡,那么我们用笔的时候一般来讲都得保持这个温度,如果这样慢了的话,这个蜡的温度就凉了,上去以后这个效果跟这个温度的效果有差别。冰裂纹是传统蜡染的灵魂,而用蜡染的冰裂纹来造型,这是刘子龙所开创的。你看这样一擦,你看着纹路就出来了,就很明显,蜡染的话就需要这个东西,这个艺术效果,一般画家多高明的画家也画不出来,很难画,画出来以后也不像这个自然,现在咱们还没做纹,没那么努力的做,随便这么做一下,就是这个纹路,这个在中国来讲的话,有的学者称它是蜡染的灵魂,蜡纹就是蜡染的灵魂,也叫冰纹,冰裂纹就是这个纹,也叫蜡纹也叫冰裂纹。

刘子龙出生贫寒,家庭的重担很早就压在了他的身上,他15岁开始打工生涯,之后开过画室、做过设计,期间又几度失业。到了40岁那年,他终于在针织厂做了一名图案设计的员工,自此才有了稳定的生活来源。然而,对于自己的未来,他没有过多的希冀,直到1981年,厂里将他作为重点培养对象,送到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绘画系进修,他的蜡染艺术之门才就此打开。

记者:我很想知道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蜡染开始感兴趣?

刘子龙:这要推到70年代末,是什么原因呢?咱们国家刚改革开放嘛,就从国外请专家请教授到中国来教课,那么其中咱们国家请了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一个纤维艺术家,一个教授,叫罗斯高教授,就把它请到中央工艺美院,就在中央工艺美院,办了个全国的纤维艺术班,在全国选了16名学生,也是我国第一家纤维艺术班,这是第一次在中央工艺美院开课。当时的话那个时期在80年代,中国刚开放,西欧的画册都很少进来,基本上都是俄罗斯绘画,画册上来看,像西欧的绘画都没有、没见过,当时那个时期我感觉,画家们说塞尚、梵高都陌生。     

30多年来,刘子龙说他与蜡染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不过在此期间,他曾经还对油画产生过浓厚的兴趣,但老师的一句话让他醍醐灌顶。

记者:老师我知道您很敬佩您的老师张仃先生,他平时对你教导严厉吗,他好像还骂过您,是吗?

刘子龙:因为张仃先生是德高望重的一个大艺术家,中国开国大典的总设计是他设计的,他又任中央工艺美院的院长,他见过毕加索,是大陆唯一见过毕加索的人,这个人的性格很善良,刚才你讲的他不是骂我,就是有一次,我在新加坡去搞展览,那是1991年,搞得是油画展,我就出了一个大的画册,我就到张仃家去,作为一个学生老师汇报成果,那么一个心情去的,但是张仃很不高兴的批评了我,谁让你画油画的,我们国家不需要你画油画,因为那个画册全是我的油画,他说咱们国家不需要你画油画,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画蜡染画去。后来他说,子龙啊,我就想让你学蜡染画,有这么一句话,是这样的。老师的教诲让刘子龙大彻大悟了,从此,他一门心思投入了对现代蜡染绘画艺术的研究。

记者:老师您觉得传统蜡染艺术和现代蜡染艺术有什么不同呢?

刘子龙:传统的蜡染艺术实际上它的应用范围是在生活用品上,作为现代艺术来讲,从现代蜡染绘画来讲,世界上的现代艺术,它的门类、它的处理方法、形式表现,它有一个特点,就是画种门类,这种距离拉得越远,越形成个性,所以说现代的蜡染艺术跟过去传统蜡染艺术,它的最焦点、最核心的差别,就在于一个实用品,一个艺术品,一个是物质的,一个是精神的,一个是视觉的,一个是实用的。

刘子龙的第一枚硕果在1984年结出,这一年,他在中国美术馆大厅举办的现代蜡染绘画艺术展上一鸣惊人。

记者:我了解到1984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您就办过一次蜡染艺术的展览,当时这个门票已经过十万了。

刘子龙:那是84年,我这个蜡染艺术是84年立项,算为国家的八三攻关项目,中国美术馆在当时的话,把这个品种放在了中厅,就是正厅,这个正厅什么概念呢,原来我不懂,其中有一个很有名的画家叫官其格的,是中央民族学院的一个教授,在当时的话中国称他八大油画家之一,他到展览馆看展览的时候看到我,他说你这么年轻怎么进中厅了,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进中厅了,我都不知道,我说中厅有这么重要吗,他说中厅一般不接受个人画家的,我说为什么,他说我争取了好几年它都不批我,我说还这么重要呢,后来我一问,实际上这次展览的话,是张仃先生,还有连小春老师,还有中国美术馆的副馆长操振峰先生,他们三个人推荐进的中厅,这并不是以我画家身份进去的,就是因为这个品种。

记者:老师,而且我还知道在86年的时候,上海科教电影还专门为您拍了一部纪录片,专题片,当时这应该是一种很有荣耀的事情,是,而且它还印成了7个国家的语言,是,当时很流行吗?

刘子龙:这部片子是展览之后,因为1984年在中国美术馆展出以后造成影响,一共有50多个媒体报道,所以在当时的话,就中央电视台一台的新闻联播就曾经播出了这次鉴定会,据说,据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一个导演,哦编剧,据他讲的话是文化部委托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拍摄的这部电影,那么当时的话在84年之前,作为一个画家,专题给画家拍电影,国家出资的,我是第5个人,前四位的话有齐白石、徐悲鸿、刘海粟、还有个是张大千还是李可染我记不清了,反正这事我是第5个。

记者:在2013年第十六届陶瓷博览会上,您的陶瓷蜡染首次亮相,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李子龙:陶瓷蜡染好多年了,在我思想里面想做这件事,每次讲课我也跟学生谈这个事情,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人做,所以我从前两年,去年开始,我就试验了一下,那么陶瓷蜡染在蜡染领域里面呢,没有陶瓷,在陶瓷这个领域里又没有蜡染,实际上是双向嫁接的问题,实际上有很多艺术形式,就是一个艺术观念问题,这两项一嫁接就出现新品种了,那么蜡染是属于冷染,冷染的话是在水里染,陶瓷是属于热染,一个温度很高的这么一个工艺,甚至可以说是用火来塑造的,这就是一个水一个火,如果把女人比喻成水,把男人比喻成火的话,你怎么把它们相结合来架构,形成一种水火相容的形式呢,这是有的学者跟我开玩笑时这么说过,说搞蜡染是女人的艺术,陶瓷又是男人的艺术,火是男人的艺术,这很有趣这个比喻,蜡冷染的时候,那个蜡凝固以后是冷却的时候掰成蜡纹。水沁入里面去,形成纹路,那么在陶瓷里你想出现这个蜡纹,那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这个温度一高,蜡就化了,不可能出纹路的,所以说得用另外一个艺术理念,去想这个事情。

2013年,刘子龙受深圳职业技术学院艺术设计学院邀请,成立了刘子龙蜡染艺术创意工作室。

记者:那么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城市深圳,我们的学院为什么会邀请您来这里,单独开设一个蜡染艺术的课程呢?

刘子龙:这个事情就涉及到,职业技术学院的一个领导人,就是深圳职业技术学院艺术设计学院的院长,就是周利群,是他把这项目引到学校来的,他一直是在推进这项工作,因为张仃先生,连小春老师,还有美国罗斯高,威斯康辛大学的教授罗斯高先生,这些都已经仙逝了,后面需要有人接着来做这个事情,作为我只能是一个实践者,所以说就在这个学院呢,设立了这么一个工作室,这也是在推动中国的蜡染艺术的,一个重要的一个时期,我认为也是一个环节。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刘子龙说,2009年印尼蜡染申遗成功,让他深感遗憾,他觉得自己有能力、有责任将中国的蜡染艺术,在继承和发扬传统的基础上,朝着一个明确的方向继续前进。

记者:蜡染艺术在您的生命里,究竟扮演着一个怎么样的角色?

刘子龙:因为毕竟是我从82年介入这种蜡染的研究,那么进入这种研究,也可以说有一定深度了,这里面不仅是自己爱好,这里面的话也应该有一种责任,所以说这个蜡染艺术,尤其是蜡染绘画,我感觉我这一生也放不下的了,这是咱们国家这民族的根,我认为发展这个蜡染艺术,应该是正宗的。

记者:那么在这么多年的工作当中,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刘子龙:最大的收获的话,我很庆幸,让我抓了这个品种,尽管成果不算大,毕竟把中国的蜡染艺术的话,改变了一个品种,我是这么想,毕竟是跟传统蜡染拉开一定距离,也采用了现代的科技手段,现代的新材料,产生一种新的画种。

刘子龙说,他很感谢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为他搭建的艺术平台,他相信中国的现代蜡染绘画艺术,在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之后,必将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周利群:刘子龙老师是我们国家现代蜡染绘画艺术,应该说他是一个创始人,在业内应该也算是公认的,把中国传统蜡染工艺进行了彻底的改良,那么也可以说是把西方现代艺术的一些观念,一些表现的手法,一些造型的手法,一些绘画的语言形式,他融入了这个传统蜡染当中,所以使它变成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

 
>>关闭
 
 
  
版权所有 @ 2009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
备案号:粤ICP备05008885号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2190号 邮编:518055
联系电话:0755-26731000 邮箱:webmaster@szp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