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心海荡舟
 
摇啊摇,摇到罗湖桥
作者:侯 俊(华桥城校区) 发布时间:2010-6-4

  尽管我是股盲,尽管我不懂投资炒房,尽管我荷包有几枚硬币还叮当响,但我有精神财富之矿藏——我的文友遍及鹏城大街小巷。

  孔子曰:“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文人相亲不亦乐乎。尽管有些文友不曾谋面,偶尔接通电话,但心里倍感亲切。尤其是深圳报刊杂志的编辑记者,就是我心目中的明星,心怀感激,我也甘为追星之“粉丝”。

  曾在内地省城工作时,喜欢舞文弄墨,也常在报刊旮旯里发些“豆腐块”文章。来深圳后有点陌生和茫然,人生地不熟的谁会买我的账呢!但这热土的深圳,改革的前沿,每天都有新鲜事,颇有感慨。手心痒痒也想写点啥寄出去……一次挤公交车,深圳电台新闻“广播杂谈”栏目,正在播“下面请听侯歌撰写的广播杂谈《乔迁新居带来的喜与忧》……”嗨!我写的稿采用了。我有点受宠若惊 ,深圳博大胸怀海纳百川,无名之辈初次投稿就中了,恰似中了彩票,喜事一桩,欣喜若狂。从此,我笔耕不辍,稿件一发不可收。蓦然回首,我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及文学评论六百余篇,缀成三本辑子沉甸甸的,这就是我的财富。

  以文会友,拜师学艺,我的文友,亦师亦友数不胜数——

  深圳特区报创办《鹏城今版》之初,“老百姓”专栏适合我写作胃口,当时没有E-mail这一说,稿件抄写好邮寄给报社,时间过去了一年多,我都忘了。第二年情人节发表了我的稿件《情人喊冤》,忒意外,忒惊喜。主编是段安平老师,真可谓为他人做嫁衣裳。《清香益远凤城游》和《情色包装是个误区》分别在深圳特区报“罗湖桥”和“文化周刊”栏目发表,这就是未曾谋面的刘桂瑶老师的功劳,不厌其烦帮我改稿编辑。

  在特区报教育栏目,我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没有来得及当面道一声“感谢”,主编李静 敏老师就退休了。田群兰老师在《鹏城今版》专刊里编发了我的《烧掉“帽子”祭舅伯》和《调皮捣蛋的我怕“新娘”飞走了》等一系列节日征文稿件。了却了亲人的心愿,化解了儿时的乡愁。

  摇啊摇,摇到罗湖桥。罗湖桥牵引着我的文学创作梦。深圳特区报“罗湖桥”副刊就是文学创作成长的摇篮。安裴智大师帮我修改编发了一系列稿件。同时“校园文学”栏目还发表了我推荐的好多学生稿件。大恩不言谢。心怀感恩岂一个“谢”字了得。

  一份好的报纸就是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一位好的报人就是一位优秀的导师。深圳青少年报成就了我家两代人的文学梦想。我儿子侯放一篇《飞来的鸽子》在深圳青少年报发表了,从此我家就爱上了这份校园报纸,儿子也爱上了写作。每期必读,每篇必看。父子二人十几年读报写稿。发表的文章可谓多也。伴随着孩子的成长进步,直到儿子侯放考取北京电影学院,深圳青少年报头版头条还作了专题报道。深圳青少年给我的学生插上了文学的翅膀。我辅导学生记者站,指导学生写稿。我推荐的稿件经编辑老师打磨润色大多被采用。编辑老师王玮、张樯、王晓红、贾威、杜梅、李跃、李斌华……可圈可点,一个个响亮的名字,是我和我的学生心目中的明星,最敬仰的人。

  深圳商报傅健老师曾编发我的稿件《“智叟”造山》;陈广琳老师编发我的稿件《肖俊峰的成长轶事》;娄荔老师编发我的稿件“想起了《泰坦尼克号》”、《熊瞎子掰苞米》等文稿。也许编辑早已淡忘,我可是心存感念。

  深圳晚报傅欣彦老师曾主编校园板块,精心修改编发我的学生稿件,精神感人难以忘怀。

  《特区教育》编辑费国荣(谷融)、韩宝、唐华老师,可谓诲人不倦,亦师亦友。

  曾经的深圳法制报,刘瑜老师编辑的青少年与法栏目,编发了我的稿件《扫一屋与扫天下》。蔡秀文老师编辑的文艺板块,编发我的稿件《陆教授开车》,提起这些如数家珍,珍惜有加。

  缪育红、徐丹娜老师主编《花季雨季》期间,不仅仅指导我的学生写稿,还组织了一系列妙趣横生的活动,学生受益匪浅。

  报人是最可爱的人!感恩《深职院通讯》,点石成金,打磨我的稿件一篇篇。

  《特区文学》总编宫瑞华老师介绍我加入了作家协会。从此我大开眼界,有幸结识深圳文学艺术圈的名流:彭名燕、南翔、刘虹、丁力、吴君、蒋开儒、彭庆元、祁念曾、张军、文建军、赖房千、童叟等,还有我的同事李华基、蔡东……。扎根深圳几十年,广结鹏城文友。我爱写作,我更爱我的老师——深圳的文友。

 
>>关闭
 
 
  
版权所有 @ 2009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
备案号:粤ICP备05008885号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2190号 邮编:518055
联系电话:0755-26731000 邮箱:webmaster@szp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