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心海荡舟
 
逗留文化
作者:外语学院 史咫阳 发布时间:2014-10-31

  龙应台在与儿子的对话中谈到了欧洲的咖啡馆,用“文化来自逗留”诠释了一份悠久沉酿的欧洲文化。 她说,欧洲的咖啡馆就是“诗人的写作间”,“艺术家的起居室'和“智慧的学堂”。巴黎的“花神”(Cafe de Flore) 咖啡馆曾是西蒙?波伏娃写作的书房;Le Procope 酒馆曾是莫里哀和他的剧团夜夜必到之处;伦敦的威尔(Will's) 咖啡馆曾是斯威夫特的逗留之地,这个文学沙龙几乎主宰了十七世纪的英国文学;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有过瓦格纳、拜伦、雪莱;维也纳的中央咖啡馆曾出现过弗洛伊德的身影,艺术家在苏黎世伏尔泰酒馆产生了达达艺术,学者在布拉格咖啡馆则开启了一八三零年代政治的启蒙。逗,才有思想的刺激,灵感的挑逗,能量的爆发;留,才有沉淀、积累、酝酿和培养。

  文化是需要“浸泡”的,与走马观花的浏览和限于文字的了解相比,浸泡下的悠然停留才能源源不断渗出文化的生机。 就像安德烈所说:“懂一点跟泡在那个文化里是很不一样的。” 生活在别处,逗留于某域,才不会只是一个旁观者的懂得,而是一个参与者的享有。所以,无论在什么地方,游玩和落脚有着本质的区别。想起了在英国的逗留,从初来乍到的远眺到驻留之后的参与,一路风光无限,感受各异。常听周围的朋友说,刚到英国的第一感觉就是寂寞,因为太安静,加上总是阴雨绵绵的天,日子好像停了下来。英国的热闹在哪儿?英国人的生活在哪儿?作为一个初来者,这是一个问题。等到安顿停当,熟悉了每一个早晨与黄昏,渡过了每一个工作日与休息日,便慢慢发现,英国的热闹有一半在周末的酒吧里。

   十七世纪的英国酒吧可以主宰一个文学时代,开创一段艺术先锋,今天的它们或许不再拥有如此的丰功伟绩,但依旧是整个岛国民众的乐到之处。周末的夜晚,捧一杯英国人的最爱--爱尔兰黑啤,看到和听到的不过是他们日常的Chatting (闲聊),甲说:“嗨,昨天南部好像有飓风。”乙说:“听说了,不知道BBC有没有报道。”甲又说:“五台报道了,不过我不喜欢他们的语气。”乙说:“哦,他们一贯如此,很官僚。”然后加酒,再有一搭没一搭地继续这个话题。有时候会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如此枯燥乏味的话题会让两个男人相对而坐,续杯若干,且久久不愿离去。 逗留之后便体会到,这就是传统,是习惯,是方式,没有多少理由。不谈工作,放松身心,呆在弥漫着酒精的空气里,哪怕只是乐享一杯寂寞也是生活的一个去处。

   记得利兹大学的Sentinal Tower 附近有一家很小的酒吧,店主唐纳森是个四十开外的中年男子,常常抱一把吉他,坐在靠窗的木凳上弹唱着同一首曲子《六月红莓》,对面总是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英国老头,面前放一杯GUINNESS,静静地听,慢慢地饮,直到杯中酒尽。这样的场景在很多个夜晚复制,但还是让新老酒客流连于此。胡佛汉顿(Wolverhampton) 足球场边有一个叫WANDERER'S 的酒吧,几乎是每个足球赛季男人的聚集地。一场球赛结束,球迷们穿着橙黄色队服,胸前别着象征胡队精神的黄色雏菊纷纷涌向此地,无论输赢都会有一场豪门盛宴般的畅饮。而对方球迷是绝不会来这家的,这种泾渭分明从出场后衣服颜色的分流就能辨出,比如桑德兰球迷一定会身着红白相间的队服,走很远去一家他们自己早已认定的酒吧,甚至会带上穿着队服的爱犬。

   总有人说英国人是乏味的。重复着,保守着,安静着,即使在酒吧,在球场,也是那么一成不变。可是,在这乏味和重复后面,是否因为只有逗留才会发现那最细致的体验和最宁静透彻的观照?是否因为逗留才能真正听到一座城市的心跳而不仅仅只是一个符号?飘着麦香的啤酒,对视聊天的人们,久唱不换的情歌,也许只有放下奔忙,留下闲暇,走到他们身边,和他们一起豪饮、狂聊、欢唱,才能懂得寂寞后面其实是孤独沉淀下来的灵感,是看似枯燥实则点滴积累的经验。第一部大英词典的编著者赛缪尔·约翰逊有句名言:“世间人类所创造的万物,哪一项比得上酒吧更能给人们带来无限的温馨与幸福”。不知道这位大文豪是怎样在酒吧里渡过他的美好时光,但他一定是逗留过的,也许是静默久坐,也许是对饮成欢,无论怎样,这因逗留而产生的流连和依赖,可以让世间任何一个角落发出它内心最真切而闪亮的光芒。

 
>>关闭
 
 
  
版权所有 @ 2009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
备案号:粤ICP备05008885号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2190号 邮编:518055
联系电话:0755-26731000 邮箱:webmaster@szp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