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心海荡舟
 
为爱妥协
作者:经济学院 洪晓娜 发布时间:2015-5-18

    嘉嘉想避免尴尬的抬头,去迎接他们的微笑,妥协于他们的欢快,于是她在心里默许自己:“可以低头,一直一直。”

  一个叫娇姨的妇女出来迎接嘉嘉这一新家子,她那纯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新妈妈开心得大笑起来,用自家的方言和娇姨调侃几句,然后把头不经意埋在嘉嘉爸爸肩上,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嘉嘉把头往外偏,看着南方依旧生机勃发的村庄,一步一脚印。

  同行的奶奶挽着新妈妈的臂膀,那般自然,也那般不熟悉。新妈妈的父亲新外公一直乐呵呵地跟路过的村人打招呼。

  “嘉嘉,要叫人哦,礼貌一点......”新妈妈边和大家问好边回头对嘉嘉说。嘉嘉努力抬头,带着妥协的微笑。“爷爷好,奶奶好,阿姨好,叔叔好......”然后,背对着爸爸的欲言又止,拿出相机,拍拍这个村庄的美丽。

  突然记起某天夜晚读过的那句:“世上的欢乐幸福,总结起来只有几种,而千行的眼泪,却有千种不同的疼痛,那打不开的泪结, 只有交给时间去解”。

  交给时间去解,嘉嘉会学得像三毛一般洒脱,尽管妥协。

  嘉嘉又不自觉打起了哈欠,是困了吧。也是,她昨晚和几个朋友一起跨年。2014年的一早才睡着,然后2014年的一大早又被爸爸叫醒去新妈妈家走亲戚。即使明明早就和奶奶说好,不需要去的,但爸爸那个电话,还是让嘉嘉必须妥协答应。

  “其实可以不要去的。”嘉嘉的好朋友安群昨天说。“没必要就不要去。”但嘉嘉觉得没必要,新妈妈觉得有必要,而爸爸也说:“有必要。因为,要是一家人。”

  嘉嘉突然想打一个长途电话给安群,然后安静一会。但最终没有,不要让身边的人担心,他们,她们也许可以倾听,可最后靠的,永远是自己。嘉嘉默默想着。

  不是不会反抗,只是早已让无法抗拒的妥协先入为主了。

  一路不安走着的嘉嘉终于在见到这个被几点光芒点缀着的电脑屋之后,莫名释然。娇姨说;“孩子,无聊吧,玩电脑去吧,我和你爸爸妈妈去外边走走亲戚。”她点点头,走过去,拍照,然后开启电脑。

  “‘妈妈’,是的,大家都认为是的。”微笑妥协,坐下。

  这个冬日的正午,暖阳很好。阳光穿过窗台,那么亮的一束光柱,照在了笑得很憨厚的维尼熊两只眼睛上,亮亮的。窗外的秋千也在阳光的沐浴下打着旋儿。

  嘉嘉滑动鼠标,逛着朋友们的QQ空间,看回忆,路过伙伴们的说说,秀心情。有些东西,那么般配;有些心情,与此刻的她对比,却突兀的很显卑微,很妥协。

  她从双肩包里拿出绿本子, 提笔:“亲爱的妈妈,冬天了额,记得穿衣保暖,别再感冒了。我不小心在昨天又患了重感,不过吃过退烧药,昨晚已经好很多了,还和朋友们看了跨年演唱会high翻了呢。想念你哦,每一分钟。

  新妈妈和爸爸都很好。奶奶也不错。我们都会很好,请放心。”

  午后,嘉嘉睡着了。梦见了夕阳下少女的影子被拉长了。风吹过了,思念重了。

  嘉嘉不知道在门口坐了多久,只知道MP3里的《暖暖》一直在耳边萦绕。并不是倒霉的事,只不过是早上突发状况,嘉嘉因匆忙而忘了带上妈妈当初留给自己的钥匙。

  由于爸爸必须和新妈妈家其余的长辈一起在她家再呆几天,所以嘉嘉是坐着堂哥的车先回家的。不料,没带钥匙无法开门。

  当嘉嘉打电话给爸爸解释这件事时,心里终究还是有些胆怯。

  爸爸是很快赶回来了,但路途的时间也需要一个小时,嘉嘉心里是有犯罪感的,一方面,见爸爸如此奔波劳累,她很是心疼。另一方面也害怕令人误会这是个伎俩,让人认为是她故意找借口,不让爸爸当个新好女婿。

  有点纠结矛盾。

  嘉嘉的爸爸来到家门口并用钥匙打开了门,却没再返回新妈妈家,他说:“我明天再过去你妈妈那吧。来,今晚在家给你煮饭吃。”谁也无法想象,那么平常的语句,却令嘉嘉感动万分。

  可是嘉嘉心里还是有疙瘩的,对于新妈妈这个女人,嘉嘉只是记得当初一家人整整齐齐在一起时,爸爸说要叫她为阿姨。当时嘉嘉还是凭着一贯不想理会大人们世界的孤傲,没去在意她。直至发现爸爸和妈妈之间的冷淡,之间的和平,那个女人的频繁出现,嘉嘉才不得不承认,有些东西,终要变了。只是自己一直以来,逃避,逃避,逃避。

  为了幸福而分开,嘉嘉拼命接受这个结局,无怨无悔。只是她选择不跟她最在乎并最爱她的妈妈离开,而是留在这个熟悉的城市,毕竟,有人比妈妈更需要她。她知道,不管怎么样,她爱爸爸,她愿意为他妥协,接受新的一切。

  因为他也曾为她妥协,抛下紧张的工作,陪她写作业温习功课,给她讲好多好多童话故事。虽然现实并不童话。

  厨房开始冒出蒸汽,嘉嘉望着爸爸的背影,微笑着。今天,好像没有那么冷。

  因为爱,也许值得妥协。

  突然,嘉嘉的思绪又起飞了。

  距离校运会开幕式文艺汇演的那次排练结束也两个多月了。嘉嘉记得那天也是爸爸妈妈正式离婚分开的日子。还记得那天中午她毅然决然地跟妈妈说:“我要去排练节目,就不送你了,妈妈到了给我打个电话。弟弟和妈妈在一起,要好好的。”然后便坐着爸爸的车到学校,下车那一刻,爸爸说:“结束了不要自己回家,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嘉嘉点头。淡然地走向校园。她无法言语,因为喉咙哽咽了,因为只有自己最清楚,并不是排练必须准时,而是一旦走向车站去送妈妈与弟弟,自己也不会再回来。自己的坚持,总那么容易被妥协。

  看看校园风景,嘉嘉湿润了眼眶。

  一起来排练的学弟学妹们问嘉嘉:“学姐怎么了?”

  嘉嘉道“眼睛红了啊”。

  “学姐,压力不要太大哦。”

  “呵呵,大家努力,我就不会挨批,就没有压力啦。没事,我是爱哭鬼。”

  那天排练结束后,嘉嘉没有打电话给爸爸,她自己搭车回家。

  一个人的时候,才不怕面对自己,也不用妥协。

  妥协中的那天,那样过去了。在妥协中的今天,也很快就会结束的。

  “先去洗澡吧,明天还有课呢,吃完饭早点休息。”爸爸回头看着嘉嘉说。

  嘉嘉回神,“好!”

  这一天的旅程,在妥协中结束了。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但生活要继续。

  嘉嘉想回学校了,那里有同桌,有蓝颜,有伙伴......而且,不用妥协。

   (作者系经济学院学生)

 
>>关闭
 
 
  
版权所有 @ 2009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
备案号:粤ICP备05008885号
学院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留仙大道2190号 邮编:518055
联系电话:0755-26731000 邮箱:webmaster@szp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