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职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深职新闻 > 心海荡舟 > 正文
  • 分享

恶奴焦大

发布:2020-10-26

焦大是个戏份很少,印象很深的奴才。焦大的戏,出现在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个恶奴形象,十分成功。

话说当日凤姐和尤氏、秦可卿婆媳斗牌作乐,天色已晚,忽闻叫骂声起。原来"外头派了焦大"去送小秦相公回家,焦大不满。

焦大为何不满?为何敢不满?即使不满,如何敢破口大骂?

原来,焦大曾经有功于贾府。按照尤氏的说法:

"从小跟着大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大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尿。"

因为有这样的功劳,"祖宗"都对他"另眼相看"。不把他当成普通的奴才。

宁府能不能进一步开恩,让焦大"脱籍",不再当奴才?

不能!原因很简单:当日随军出征的,肯定不止焦大一个家奴!都放了,就没人了!何况,当时这些人都年轻力壮,忠心耿耿,怎么能放?再次,宁府正如日中天,焦大之流"打"江山的时候流血流汗,"坐"江山的时候,该享清福了,怎么肯走?

时间改变了一切:焦大的命太硬了。贾演、贾代化死了,跟他一样有"军功"的奴才死了,贾敬了做道士,他还活得好好的,躺在功劳簿上,天天小酒不断,神仙似的,倚老卖老。

焦大对宁府的不满理由十足:焦大我立了这么大的功!

宁府对焦大的痛恨十分明白:你个老不死!给你派活天经地义,何况就只是送个人,不用肩挑手提,为何派不得?

焦大说,NO!黑灯瞎火,哪一个派不得?偏要派我!何况大爷我刚刚喝了点小酒,正要舒坦舒坦!如何受得了这鸟气?

贾蓉主子的地位收到挑战,大怒说:捆起来!

焦大曾经是热血青年,是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的战斗英雄。曾经深受领导赏识、敬重。但是,他忘记了一件事情:收到领导的重视,不等于你就是领导,接近权力中心,不等于你拥有权力。

焦大的悲剧还在于,他没有死在主子前面,尤其没有死在他曾经救过的,对他最好的主子宁国公的前面。岁月如梭,主子死了一茬又一茬,功劳被时间冲淡得几乎没了味道。

焦大打过仗,立过功,他是为了那份功劳而活着的人。当人们不再记得他的功劳,淡忘他的功劳的时候,他失去了"活着"的意义。于是,他用让别人刺痛的方式,提醒别人:不把主子当成主子,不把同僚放在眼里,不服从组织安排的,一意孤行。他计划着如何得罪整个世界--得罪了全世界,就是被全世界记住,即使被贴上一个标签:恶人!也在所不惜!

焦大有功不假。可是,那是应该的--你是奴才,主子有绝对的话语权!你有没有功,主子说了算!宁国府的不肖子孙甚至可能是这么想的:你对我并没有功劳,你只是对我的上辈,上辈的上辈有功,凭什么要我"报恩"!

焦大不服,他瞧不起主子--那是你的先人,没有他,就没有你们!为了他,我付出了超过这个岗位的代价,甚至冒着生命危险。

焦大反抗。结果,被塞了一嘴的马粪。

王熙凤说,"还不早打发了这没王法的东西。留在这里,岂不是祸害。"贾珍、贾蓉和凤姐等人,是用"现状"来评判焦大。他们不懂历史,也不想去理历史。

焦大威胁要"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焦大觉得,自己手上有牌:他把秘密掀开一个口:

"每日家偷鸡摸狗,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柳湘莲也说了一句很有名的台词:贾府里,除了门前的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其余的,都不干净!

这种事情,贾蓉知道,全世界都知道。对一个公开的秘密,需要守护吗?焦大能不能像美国中情局的叛徒斯诺登一样,通过贩卖"秘密",来维持余生?

贾瑞王熙凤他们没有给他机会。对历史的阉割,导致对现实躁狂。当一部活着的历史焦大即将老去的时候,当一个人把行为可能带来的苦果都自己扛,好处却供后人共享,牺牲在前进的路上的时候,不得不说,他,焦大很了不起的。

 

相关新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